清水洞探索四十年
前亚洲第一长洞能否重夺桂冠?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8年第05期 作者: Tony Waltham 

标签: 基础地理   地质地理   

1978年,探洞家安迪•艾维斯带领英国探险队第一次在马来西亚沙捞越的姆鲁山区发现了清水洞。在接下来的40年中,探洞者沿着清水洞的复杂网络不断向山体深处探索,清水洞也一度成为亚洲第一长洞。尽管在2018年上半年,中国贵州绥阳的双河洞取代了清水洞暂夺亚洲第一,但有关清水洞的传奇故事还远未结束。作为1978年清水洞的发现者之一,英国地质学家托尼•沃特汉姆将给我们讲述已历时40年的清水洞探索故事,预测清水洞将会延伸往何处。
清水洞位于马来西亚沙捞越州的姆鲁山地区。姆鲁山地区以其茂密的热带雨林和奇特的石灰岩喀斯特地貌闻名天下。在该照片中,姆鲁山宏伟的石灰岩峭壁被茂密植被覆盖,却依然清晰可见。摄影/Jerry Wooldridge

1978年4月3日星期一,我乘坐小艇正从梅里瑙河(River Melinau)逆流而上。马来西亚沙捞越州的热带雨林闷湿茂密。与我同船的除了科考队员本·里昂(Ben Lyon)外,还有当地本南族部落的两位船工与一位挑夫。在我们左侧,原始森林朝着低地平原舒展延伸。无数条浑浊小溪裹挟着泥沙从森林里蜿蜒而出,汇入梅里瑙河。而右手边,数百米高的陡峭石灰岩峭壁从林冠层中冲天而出,壮丽无比。

突然,我们发现原本浑浊的梅里瑙河水被分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颜色。左侧河道依然浑浊,而右侧却变得清澈见底。小船向前行驶不远,但见汩汩清流从一块隐匿在茂密树丛后的巨大砾石间流出,汇聚入梅里瑙河。尽管当时我们无法知晓这股溪流到底源自何方,但纯净的流水却给出了明确的暗示:一个不为人知的溶洞就掩藏在这座巨大石灰岩山体之中。大小不一的砾石便是早已崩塌洞口的古老遗存。我们或许将是历史上首批发现这个大型洞穴的人。但此刻,小船必须先按计划前往河流的上游,到位于梅里瑙峡谷(Melinau Gorge)附近的另一个洞穴进行考察。

抵达清水洞最佳的路径之一,就是坐船溯梅里瑙河而上,在趟水过浅滩之后,上岸进入洞穴。1978年,英国探洞者正是用这样的方式首次抵达清水洞。截至2018年,已探明的清水洞出入口已达20个,但很多位于山脊之上的出入口从外部很难到达。摄影/Jerry Wooldridge

这是我到达加里曼丹岛沙捞越地区的第一周。一支由英国皇家地理学会(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组织的科考团队正在此集结,即将对姆鲁山(Gunung Mulu)周边广大区域开展多方面自然科学调查。科考队的一大计划便是在这个地区建立起国家公园,以保护其中的珍稀热带雨林免受伐木企业的觊觎。在真正建立保护区之前,科学家们必须尽可能细致地了解,这里有哪些值得关注与保护的自然景观和生物。科考队中汇集了近百位来自英国的探险家与科学家,整个科考项目将在这个地区持续整整一年。在熙熙攘攘的科考队伍中,有一支特殊的六人小分队。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探索姆鲁山山脊西侧区域,寻找未知的洞穴。而我,就是这六人小分队中的一员。

从被发现,到被命名
马来西亚沙捞越丛林中的原始部落本南族,他们是世代生活在沙捞越的土著居民。尽管在1978年英国科学家和探洞者到达并第一次命名了清水洞,当地居民却早已知晓了清水洞的存在。摄影/Tony Waltham
清水洞中有着复杂的地下暗河系统。英国探洞者最初就是沿着一条清澈溪流发现了清水洞的位置,然后沿着清水洞中的地下河道进行探索。不过,沿地下河探索也有其危险性。沙捞越雨林中经常出现的短时暴雨会造成地下河突然暴涨,威胁探洞者的生命。
摄影/Jerry Wooldridge

1978年的发现

次日,探洞小分队中的三位在一名本南族船工带领下,向着昨日发现的那条清澈溪流进发。这位船工透露,有一个洞穴入口正位于溪流上游不远处的森林中,在大约高于河岸30米的地方。他带领着三位探险队员从河岸下船,在穿过一片森林后,一个黑漆漆的洞穴出现了。四人沿着由巨大落石堆成的陡坡手脚并用攀爬而下,抵达了一条地下暗河的河岸边。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条宽高各有30多米的巨大洞穴走廊,从此延伸向无尽的黑暗。这便是“清水洞”。

责任编辑 / 郦冰熹  图片编辑 / 郦冰熹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