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D生长版图 新兴产业不再热衷 城市建设却情有独钟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9年第08期 作者: 三桃 

标签: 工业地理   

19世纪下半叶,西方城市中渐渐形成了一块汇聚了金融机构和总部型企业的中央商务区,英文为“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缩写为CBD,CBD由此发展而来并席卷全球,而中国无疑是对这一概念接受度最高的区域。近年来,随着中国城市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城市规划建设CBD,招商难、负债多、楼宇空等问题也逐渐暴露,并且在新一轮产业革命背景下,CBD对新兴产业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弱……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北京朝阳、上海陆家嘴等地开始规划建设中央商务区,成为中国内地首批CBD。以前,西方国家的CBD均是城市里纯粹的商务区,白天上班时人声鼎沸,晚上下班后却空空荡荡。北京朝阳CBD从初期就创造性地在商务区内规划出了住宅区和休闲区,让CBD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都成为了城市的繁华地区,充分挖掘了CBD的时间价值,这也影响了全球其他城市CBD的规划,并成为了国内CBD效仿的样板。2000年以后,CBD在许多城市拔地而起,经过近30年的建设,中国版图上快速生长的CBD暴露出的问题越来越多。图为春寒料峭时,摄影师在北京西二环一栋高楼上拍摄朝晖中的北京朝阳CBD,高楼大厦与故宫古建共同沐浴在晨光中。

如果你在上海632米高的上海中心办公,就可以俯瞰整个黄浦江的夜景;如果你在北京超过500米高的“中国尊”办公,就可以一览国贸的高楼林立和皇城的宏伟壮观;如果你在天津530米高的“津沽棒”办公,几年内,你可能还看不到城市密集的灯光……这些摩天大楼都坐落在这些城市的CBD中,摩天大楼也是这些CBD的象征,但是近些年,中国CBD的发展开始引发争议。

这几年,在中国近百座城市中,CBD如同青春期的少年,快速生长,但也问题频出。市场选择和政府调控两种力量作用下不同的CBD呈现出了不同景象,它们有的成为含金量最高的黄金宝地,有的成为了招商困难、债务缠身的烂尾之城。

地图是初步统计的中国建设CBD的城市,从南国到北疆,从东部沿海到西部内陆,中国的城市正在经历一场CBD建设热潮。其中既有直辖市,又有副省级城市和地级市,更有某些经济发达的县级市,有的城市还不止有1个CBD,但中国的CBD数量虽多,影响力却不足,只有香港中环CBD是唯一一座具备全球影响力的CBD(下图 摄影/童加涵)。很多没有足够的经济体量和金融支配能力的城市纷纷建设CBD,中国真的需要那么多CBD吗?

CBD是在城市中心形成的流量聚集地

作为一个舶来词,CBD指城市商务活动的核心聚集区域,一般译为中央商务区。中央商务区作为城市地理学的概念是20世纪初在欧美学界率先开始的。但有趣的是,如果你用谷歌搜索CBD,出来的基本指一种大麻提取物大麻二酚,除此之外,几乎找不到关于城市CBD的词条。用百度搜索时,关于CBD的词条有几百个网页。相比于中国对CBD概念的狂热,西方国家却是另一番迥异的态度。一位专家讲他到欧洲城市考察,当问到对CBD的规划时,对方很诧异,相对于城市怎么扩张,他们更关心的是道路等基础设施是否完好。

全球最宏伟壮观的CBD无外乎是美国纽约的曼哈顿,这里有高耸入云的帝国大厦,金融聚集地华尔街,还有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两大世界级证券交易所,曾在“911事件”中被撞毁的世贸中心就是曼哈顿众多摩天大楼中的两座。

责任编辑 / 线朝华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