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算真正认识了可可西里?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20年第06期 作者: 单之蔷 

标签: 中国国家地理卷首语   

时隔一年,我和文扎看到了同一只狼

“那是2007年11月,在太阳湖的东端,我们正在用午餐,一只狼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距离人群不到十米的地方。看样子,也就两三岁左右,当时大家一发现它,有些意外,有点不知所措。有人拿出了三块手抓肉扔出去,它毫不畏惧地叼起,但是三块肉没法一起叼走,于是索性在那儿吃起来。时隔9年后,也是在这里,我们又遇见了那只不怕人的狼。”

可可西里——“无山没故事,无水没传说”
要了解一个地方的文化,从地名入手是非常明智的选择。地名的语系体现着这里的民族印记,地名的含义可能包含着这里的地形地貌、神话传说以及历史故事。可可西里就是一个汉、藏、蒙、维吾尔元素交织的地方,这片土地上的地名就是这里生活着的人们口口相传的历史文化。以画面中左侧的布喀达坂峰(海拔6860米)为例,“布喀达坂”是维吾尔语,意为“有野牛的高山”;普尔热瓦尔斯基到这里进行“地理考察”时,将它命名为“莫诺玛哈皇冠峰”,因为山峰的形状像俄国基辅大公莫诺玛哈的帽子,直到1979年5月9日,这里才重新恢复“布喀达坂”的名字;世居可可西里的藏族雅拉人将它称作“阿卿卓纳敦泽峰”,阿卿山脉就是昆仑山脉,“卓纳敦泽”是“有黑色羽翎的矛尖”的意思,极言这座山峰的高峻;现在地图上还会给它标注“新青峰”,因为它是新疆和青海的界山。摄影/张超音

我正在看藏族学者多杰文扎(后面称之为文扎)给我发来的一篇文章《探秘可可西里》,这是文中的一段。我之所以对这段感兴趣,是因为这与我们2006年4月进入可可西里经历的一幕如此相像。也是在太阳湖东面,也是与一只狼相遇。当时我们正在拔营,准备离开,突然发现在河的对面有一头狼正在与我们对视。它的背后是那条洁白如玉、形状像一只脚一样的“足冰川”,再后面是中昆仑山脉的主峰——海拔6860米、披冰挂雪的布喀达坂峰及其他卫峰。因为隔着一条河,我们并未在意这头狼,继续收拾帐篷。没想到过了一会儿,那头狼已经涉水过河向我们走来,它的步态十分奇怪,两只前爪交叉迈进,好像在跳探戈一般,动物专家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的苏建平说:“它用这样的步态是示好,它是友好的。”在离我们十米左右的地方,它停住了,有人拿出了几根香肠扔过去,它叼起一根就想走,发现还有几根,于是它停在那里吃了起来。这一幕与文扎描述的一模一样。我把文扎和我拍的照片里的两只狼比较了一番,认为这是同一只狼。

在可可西里,我们多次与狼遭遇。岂止是狼,我们还不断地与藏羚羊、藏野驴、藏原羚、熊、狐狸等相遇。在布喀达坂峰下,我们与一群野牦牛相遇,那群野牦牛有300多只。我们的动物专家苏建平一路上都在统计见到的野生动物:成群的野生动物共29群,还有零星的动物,总数近千只。这是可可西里的魅力所在。这里是真正的面积辽阔的荒野,仅仅是核心区也有近4.5万平方公里。除了这核心区,它的周边也近似荒野,在这里你可以与野生动物遭遇。

与野生动物在荒野中相遇,这是现代人最珍稀的一种体验。迄今为止,我还没有见过哪个人在野外看见了野生动物不振奋,不新奇,不充溢着一种审美的愉悦……与野生动物遭遇,瞬间把人带回了人类的童年时光,带回了人猿相揖之前人类在荒野中生存的记忆。人总是从目光所及的“那里”理解自己的“这里”,当“那里”是野生动物时,“这里”的我将回到哪里呢?与野生动物在荒野中相遇,会让你瞬间脱去文化的重负回到莽荒时代,那是一种怎样的伴随着恐惧的轻松,那是一种怎样的“一无所有”……大都市有的人喜欢裸体,大概追求的就是这种体验。可可西里是能给你脱去文化外壳、让精神“裸体”的地方。

责任编辑 / 祁滢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