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赏河口(一)黄河口 一朵大大的西兰花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20年第10期 作者: 单之蔷 

标签: 基础地理   水文地理   

若说中国泥沙含量最大的河流,大家脑中想起的一定是黄河,联想到壶口瀑布浊浪滔天的景象,联想到黄河下游泥沙淤积堆出“地上河”的报道,联想到黄河口不断淤堵、泛洪、改道的历史。但是在地学工作者眼中,泥沙可以被称作黄河口的灵魂,黄河就像是一支画笔,以泥沙为墨,在河口地带绘制出了一片又一片舌状小三角洲,又由这些小三角洲复合重叠成了大黄河口三角洲。
黄河出东营,浩浩复汤汤
黄河从青藏高原辗转而来,于山东省东营市境内,浩浩汤汤奔流入海。在河口外,携带着大量泥沙的黄河水,与较为清澈的渤海水相遇。我们知道,两种性质不同的流体互相接触时,密度越相近就越容易互相扩散,反之,则会在接触面形成一个狭窄的过渡带。丰水季黄河携带的泥沙量大增,如正好遇上渤海涨大潮,河水与海水密度相差非常大,两者间的过渡带也就呈现为一道束狭如线、黄绿分明的界线来。
黄河口处“水色锋”,远近深浅各不同
正如在大气中,冷暖空气相遇时会形成“锋面”一样。在河海相遇处,由于河流淡水与海洋咸水密度不同,也会形成“海洋锋”,当两种水体除了密度不同还伴有水色差异时,就会形成“水色锋”。从更高、更大的视角观察时,你会发现黄河口处的“水色锋”表现极为明显——河海交界处不只是一条线,而是一个深入水中、四围弥散的立体“锋”。在一片较大的区域内,“水色锋”锋形明显,不同区域色彩深浅不一。

黄河三角洲给我留下了一派荒野的印象

我们乘坐的直升机一开始顺着流淌在黄河三角洲的主河道飞,视线往下,大片的芦苇沼泽映入我的眼帘。滩涂上生长着星星点点的红碱蓬,不过没有辽河三角洲那样铺天盖地。

我几年前来过黄河三角洲(三角洲与河口在文中大多数情况下是同一个概念,指称同一个实体),也是9月。那次印象深刻的是芦苇,高大茂密的芦苇荡几乎掩盖了道路,芦花似雪,大地一片白茫茫。我们的车一直开到了黄河边,河边有人在钓鱼。我看到他频频拉起钓竿,每次都有鱼上钩,甚至有的时候能同时钓到两条鱼(因为他使用的是双钩)……顺着黄河流淌的方向望去,河水浩荡,闪烁着粼粼的波光,一直流向大海的方向,大海隐在雾中,前方一片迷茫的景象。

责任编辑 / 祁滢 张璇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