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之猎人
去冻死人的地方拍雪花


文章出自:博物 2014年第01期 作者: 张超 

标签:

在10年之前,我们看到外国摄影师拍摄的雪花照片,只能叹为观止,但如今我国的显微摄影师,也能拍出同样精美的照片了。雪花的显微照片是如何得到的?让我们跟随追雪花的人,一起经历一场降雪,并共同感受那些急迫、焦虑、忙碌和快乐。
雪后的长春伪满国务院
抵达长春时见到的居民区雪景

AM.5∶07

一路向北

即便是冬天,一路向北的列车也能轻易看出地理位置的变化:起初满眼都是华北大地裸露的黄色土壤,出山海关后进入辽宁,地面慢慢变成深褐色,雪迹斑驳;当眼前的景象逐渐被白色覆盖,便是已经进入到吉林省的地界。火车车厢随着隆隆声摇晃不止,大多数旅客还在酣睡,车窗外是一片漆黑的清晨。借着刚刚经过的站台的灯光,我大致估算出,积雪的厚度应在2~3厘米。

此行杀奔东北,是为雪而来——然而并非要去拍摄白雪覆盖的雪乡,也并非去等待晶莹华美的雾凇,而是用显微镜去拍摄东北的雪花。为了记录下一片片雪花的身姿,我才登上了由北京开往长春的列车。野外用的显微镜连同照相机就在我的行囊之中,纵然背囊已沉甸甸的,但这些设备已经是野外显微拍摄的极简装置。另外一包沉甸甸的,是保暖衣物。

选好的拍摄地点周围的景观(摄影/彭鹏)

AM.8∶21

极寒预警

背着行李从长春火车站钻出来,脸皮一紧,硬邦邦的冷气瞬间袭来,卷走了皮肤缝隙间的热量,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做“极寒”。据当地天气预报,白天的最低气温会超过-24℃,夜间还会更低——于是,“极寒预警”发布,天气预报的字体变成了蓝色,让人看着都觉得冷。

虽然天冷,但阳光还是很好的,一阵小风吹过,火车站屋檐上的残雪纷纷飘落,逆光飞扬,犹如星尘。只不过这“星尘”打在脸上还是挺疼的,不一会儿,睫毛上便冻上了一层小冰晶。晴好的阳光并未给我带来宽慰,反而让我心情郁闷——天气预报称,这两天东北大部分地区会有一场明显降雪,所以我才赶来拍雪花。如此晴朗的天空,真的会有一场降雪如期而至吗?

责任编辑 / 王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