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犬“无敌”
海军军犬基地体验


文章出自:博物 2006年第01期 作者: 陈倬 

标签: 酷玩意儿   

狗年将至,我们来到位于北京与河北涿州交接处的海军军犬训练基地体验军犬训导员的生活。这也许是目前为止《博物》最具有心理挑战性的体验,要知道我们与几十条德国牧羊犬的亲密接触。不知道,体验者陈倬是否能表现的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沉着冷静……

遭遇“无敌”

穿过基地并不引人注意的大门(要知道,这里可是全海军惟一的军犬训练基地啊),一尊汉白玉雕像进入我的眼帘:一米多高的大理石基座上,一位英姿飒爽的海军战士右手紧握钢枪,左手牵着一条威武的“狼狗”,在平静中给人一种震撼。随行的编辑到办公楼里去找基地的领导了,我便拿出相机想伺机在院子里“捕捉”些什么。突然,耳边响起一阵急促的犬吠。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我,差点把将近一万元的宝贝相机掉在地上。原来,是一条被拴在楼后树上的“黑背”发现了我这个不速之客。可能是刚才四下张望的样子让它误以为我是准备搞破坏的敌人了,这条训练有素的军犬一边冲我狂吠,一边使劲地拽身上的链子想挣脱束缚扑向我,可怜的树被它折腾得来回摇摆。心中后怕:要是没有这棵树,我还不得被它置于死地啊!我惊魂未定,一声哨响过后,一队身着丛林迷彩作训服的战士排着整齐的队列向这边走来。此时,那条狗安静下来,伸着脖子朝队伍望去,仿佛在找寻着什么,那神态就好像在幼儿园门口急切盼望家长来接的孩子,它的眼神也从刚才对我的凶神恶煞变成了一种温顺的期待。这,也许就是人与犬的一种感情吧!此时,队伍后面跑来一名士官,那犬兴奋地几乎蹦了起来。来的正是它的主人,也是我们今天的“陪同”,有着5年驯犬经验的训导员刘冲。

姓 名:无敌
所属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犬训练基地
出生日期:2003年12月7日
训练时间:1年
父 亲:卡恩(一号种公犬)
母 亲:连纳
训导员:刘冲
擅长绝技:跳火圈、搜捕

经过和编辑、摄影师的协商,训导员决定先让他的爱犬“无敌”,也就是刚才把我当成了敌人的那条德国牧羊犬为我们表演几个高难度训练科目。首先是翻越平板障碍,也就是相当于我们的跳高。横在军犬前面的是一个完全垂直于地面、高2米多的光滑木板。看着那板子我心想:就是人想翻过去,也得费一番工夫吧,而且还不是谁都能过得去的。谁想,随着一声“无敌,上!”的口令,那狗经过几步助跑一跃而起,“唰”地将前肢搭于障碍的上檐,后腿一蹬木板就轻松地翻了过去,然后轻巧地落地。这一系列连贯流畅的动作,赢得了我们赞许的掌声。刘教员让他的“无敌”又重复了几次翻越高墙的科目,而每次狗狗完成动作后,他都会对它进行爱抚或者拿出一个胶球逗无敌玩作为奖励。

不食“嗟来之食”

接下来,大操场上的合练开始了。战士们4人一排,8人一列形成了一个方阵,如同国庆阅兵一样地进行齐步、正步的队列训练,而做这些队列动作的同时,他们每人的左侧都有一条纯种德国牧羊犬(即我们常说的,德国黑背)相伴。即使是这样,战士们自己和他们的爱犬们的动作依然整齐划一。可想而知,他们每个人与自己的犬之间有多么的默契。紧接着进行分组训练。10个人与10条犬一个班,对每条军犬进行“坐、卧、起立”等基本训练和越障碍、扑咬敌人、爆破等高难度动作。训练的间隙,我们和官兵们简单聊了几句,发现他们几乎都把自己的爱犬视如生命。本来基地给每条犬配给的伙食就已经很好了,达到每年3000多元(快赶上我在学校一年的伙食费了),但大多数的训导员们还是自愿拿出自己微薄的津贴给爱犬们“加餐”。每条军犬都有自己的名字,这里云集着许多重量级人物,如:彼得大帝、兰博、卡恩、辛巴等等。

无敌,跳!
刘班长,你说我听不听他的命令啊
卧!
你要干嘛
呵呵!
挠得真舒服!
你怎么还在这里瞎逛,快列队站好

午饭的时间到了,战士们并不急于自己吃饭,先要把自己的爱犬喂饱了。军犬的午饭是狗粮,不要误会,这可不是在超市买的宠物狗粮,而是军犬基地自己烹制的特殊狗粮,营养丰富,味道可口。军犬们基本上在两分钟内一扫而光。刘指导员对我们讲:“军犬一般一天吃两顿,中午是自己加工的饲料,晚上吃肉类。”当我们提出来想要喂“无敌”的时候,刘指导员说:“你们喂的,它不吃。在军犬的训练里,有一项很重要的训练,就是生人喂的食物不吃,这主要是防备敌人给军犬喂毒食。”和战士们一样,“无敌”它们只有经过如此严格的训练,在以后残酷的战场上,才能完成任务,对以后生命做到最有力的保障。

责任编辑 / 李磊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