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声与新年


文章出自:博物 2009年第01期 作者: 胡华友 

标签:

它不仅是寒山寺外水边凄清的回响,也是除夕之夜人们聆听的福音,那洪亮的一百零八响,据说有解除一切烦恼的法力。钟声和时间结下了不解之缘,无论是在拥有古色古香钟楼的西安,还是传奇大钟寺坐落的北京,甚至是百寺千钟林立的京都和东京,在每一个古老或者年轻的都会,人们总会在清远的声音里感叹光阴流逝,而如缕的钟声,将和城市的记忆一样悠长。
钟楼伴随着城市的脚步,有时候甚至成为这个城市的地标。北京的钟楼古朴安逸,西安的钟楼金碧辉煌(摄影/张俊),虽然已不再承担报时的功能,却时刻提醒着人们时间是如何流逝的。
从音乐指向时间
钟最早作为乐器,湖北战国曾侯乙墓出土的编钟(供图/全景),是至今为止最引人注目的一套编钟,足以占满一个现代音乐厅的整个舞台。古代工匠发明了泥范法和失蜡法相结合的技术,铸成的青铜钟兼具形体雄浑和花纹精美的特点。

这是公元1821年除夕的北京。雪纷纷扬扬地下着。

城南圆通观的一间斗室中,30岁的龚自珍在读着一位朋友的诗稿。诗中的豪情,让他激荡不已,挥笔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亦是三生影,同听一杵钟。

挑灯人海外,拔剑梦魂中。

责任编辑 / 徐韵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