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
当离愁开满山坡


文章出自:博物 2006年第08期 作者: 薇雨 

标签:

有人说,栀子花绽放出的是清香的离愁。

小时候是无忧无虑的年代,栀子花的全部,就是高而密的灌木树林里,在茂盛得仿佛就要滴出油来的草木中间,悠闲地盛开着的一种花。花是灌木,通常一人来高,厚实的绿叶衬着,白色的花朵点缀其间。花如酒杯大小,满月样的花冠,六七个花瓣乖巧地环绕着花蕊,羞羞怯怯的。花色晶莹纯白,仿佛玉石雕成,不带一点瑕疵。更难得的是香气,馥郁而不腻,不遮不掩,透着盛夏的热情。在栀子花绽放的时候,你会觉得天地间的线条都柔和起来了,心底洋溢着说不出的温情。

光阴荏苒之间,当初沉溺于花香中的孩子已经长大,告别了中学的校园,即将远离山城北上求学,再赴当年的山坡,栀子花开依旧,清香仍布满山坡,在夏夜微凉的风里,在即将离别的时候。忽然明白了,这清清淡淡的花,正是绽放在分别之际,相比凤凰花的热烈,更多一分含蓄而淡雅的不舍。而今尽识愁滋味,欲说还休,当我终于理解栀子与离愁之间的纠葛,却也要面对,与满山花香的分手道别。

何如炎炎天 挺此冰雪姿

栀子花是盛开于酷暑却给人冰凉感觉的花。明朝诗人黄朝荐曾有诗咏栀子:“兰叶春以荣,桂华秋露滋。何如炎炎天,挺此冰雪姿。松柏有至性,岂必岁寒时。幽香无断续,偏于静者私。”大意说兰桂只能生长于气温宜人的春秋,而栀子不畏炎热,可比松柏耐至寒的风骨。宋代的朱淑贞也有诗咏栀子的冰清玉洁:“一根曾寄小峰峦,苏匐(草头下匐)香清水影寒。玉质自然无淑意,更宜移就月中看。”小时候在山坡上奔跑,闻着栀子的清香,夏季的酷暑仿佛消散无痕;不知不觉,童年已逝,如今隔着家乡,已经山岳千重,那开满了栀子花的山野,也越来越远了,京城的夏炎热而干燥,除了鸣蝉的单调歌谣,万物都像被暑气笼罩,烈日下,没有洁白如雪的花,也没有小时候吹过的,带着栀子清香的山风。

责任编辑 / 王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