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天空战事多
虚、危、室、壁


文章出自:博物 2010年第09期 作者: 张超 

标签: 天文天象   

正如西方天空堆砌着星座,东方的天空布满星官。古代中国把天空划出东北南西四个方位的“四象”、每个“象”划成七片天区,合称为二十八宿。每个宿中,一位主星官统领着数个小星官,这些星官的形象或为人、或为物、或为神怪,充满了神秘寓意。
夏末的夜晚有着不安宁的天空,满天的星星都在为异族入侵做好准备:天边聚集了羽林军,修起垒壁阵和天垒城,摆出八卦阵。人们剁草喂马,发放军饷,就连天帝也乘上御用司机驾驭的马车,到阵前督战。
弼马温办公室:造父王良不但是御马高手,也是称职的千里马饲养员,在他们周围的“天厩”星官就是天上的养马场,孙悟空还曾在那里客串过弼马温的角色。

史上最牛的司机

“大王,大事不好!徐偃王造反了!”西周著名天子周穆王正在瑶池喝酒,被这个消息吓得蔫呆呆发愣——三天前他乘马车误闯昆仑仙境,不想被那里的众神仙挽留了三日,这三日便是人间三年。那徐偃王不是善茬,伺机起兵造反,现在唯有速速赶回都城方可扭转局面,可都城镐京(今西安附近)那么远,怎么回去呢?他的马车夫并非等闲之辈,扬起鞭子驱动八匹千里马,居然不到两个时辰就回到都城,不久便平息了叛乱。这个马车夫非是旁人,正是史上著名的“司机”—造父。

因为驾车技术高超,造父被安插在夏季天空中的“危宿”天区,也就是西方星座中“仙王座”的区域。虽然被尊为星官,但要想称得上“史上最牛的司机”,还得和另一位车夫PK一番,那就是在“造父”不远处的“王良”星官。王良是东周春秋时代的马车夫,他可以站在马车上神定气若,徒手驾驭马匹,手中无鞭心中有鞭。造父和王良比起来,一个是昔日的舒马赫,另一个是后来的阿隆索,实在难分高下。

星官王良虽然离造父不远,但并不在危宿之中,而是在帝王的宫殿附近。天帝要会猎于北方天空,便要让王良和造父共同为他驾车,巡视虚、危、室、壁四宿—那是北方天空中的战场。

太空堡垒天垒城

北方自古为战乱之地,夜空中的北方也不例外,在那里的星官是一座太空堡垒:十三颗星团团围坐,形成一个浑圆的“天垒城”。围绕着天垒城,人们费尽心思建设这个要塞,首先在城的前边安排一个硕大的星官“垒壁阵”。阵前设防的军队大有来头,是天帝帐下的“羽林军”,也便是后来的“御林军”。试想天帝对北方的战事极其重视,御驾亲征不说,还要把身边的部队安排到阵前。“羽林军”这个星官看起来颇有意思,每三个一组,共15组45颗星,也就这把这片天空的小星们划作15个三角形,这种奇怪的星座造型在古今中外绝无仅有。除却垒壁阵和羽林军,还有一个迷惑人的怪阵称为“八魁”,形似“卍”字,仿佛诸葛亮八阵图那般诡谲的陷阱,这个陷阱不仅迷惑敌军,还可在围猎时捕捉猛兽。

责任编辑 / 张超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