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
何妨流落到天涯


文章出自:博物 2006年第10期 作者: 薇雨 

标签:

小时候就知道,紫薇又叫怕痒树,如果轻轻挠它的树干底部,紫薇的枝条就会轻轻颤动。每每我好奇心起,过去轻搔树底,总有风儿也一起来逗紫薇花,于是始终不知是这树真的怕痒,还是风在同我开玩笑。后来看了刘灏在《群芳谱》里对紫薇的描述:“紫薇花一枝数颖,一颖数花。每微风至,妖娇颤动,舞燕惊鸿未足为喻。”原来紫薇花与风早在古时就已结为搭档,想来,怕痒树这一名字的由来,也正缘于此吧。

后来在大学里,有一阵子所有的人都在忙于出国、考研和找工作,挑灯夜战熬通宵的情况比比皆是;那感觉,就像古代的读书人为了博取功名,苦守寒窗。有一天我趴在一堆参考书上小睡,听到窗外孩子们的嬉笑声,两个小孩子,正围绕着一株紫薇,轻轻搔着树干,看枝头的花仿佛怕痒般的颤动——那孩子多像曾经的我啊!而现在,我又有多久未曾留意窗外的花草了呢?

再看那紫薇,依旧与微风做着游戏,一如从前般娇柔。颤动的花瓣若也能通灵,当是在告诫我,在这重重压力之下,也不要遗忘小时候那一份率真吧!至于拼搏过后的结果,只要曾经尽力,便不是最重要的,就像这自豪绽放着的紫薇花,无论开在园林楼台之间,还是在无人留意的路边。

紫薇花对紫微郎

白居易诗中言道:“丝纶阁下文章静,钟鼓楼中刻漏长。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微郎。”看着“紫薇花”和“紫微郎”,还以为有什么浪漫的典故,其实那竟是官场中的故事——当时白居易任紫微侍郎,在紫微省值班,夜长难耐,只有紫薇花相伴,所以是“紫薇花对紫微郎”。不过官居紫微侍郎毕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所以白居易此诗虽然孤寂,但也流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得意之情。

责任编辑 / 王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