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画“黄金时代”的大师们


文章出自:博物 2017年第03期 作者: 周志刚 郭莉 陈静 董子凡 

标签:

17—19世纪是博物画的黄金时代,涌现了大量精美作品。它们在欧洲社会掀起了博物学热潮,并由此促进了科学的发展。这些画的作者,有科学家也有职业画师,不论是何身份,他们无一例外,都沉醉于对自然的审美和对科学的追求。回顾这些大师的经典作品,哪怕时隔两三个世纪,依然会被深深打动。
沃尔特·胡德·菲奇
(1817~1892)

菲奇:最高产的临时工

19世纪的大英帝国,拥有享誉世界的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也有最多产的植物画家、留下万余件画作的沃尔特·胡德·菲奇。从17岁开始,菲奇在邱园画了足足40年的植物,服务过两任园长——著名的植物学家父子威廉·胡克和约瑟夫·胡克。

菲奇的画是经典风格的“植物标本画”,也就是植物的“证件照”,严谨而准确,突出植物的识别特征。作为邱园的专职画师,菲奇的主要工作是给植物学家们的著作配图,因此画出的植物特别精准,出图速度也特别快。

19世纪中期,东南亚的王莲被作为珍奇花卉引进英国,引发热捧,菲奇也为它画了像。

不过,菲奇并不是个没灵气的画匠——对他来说,对着一株花木写生不叫技术,把没有亲眼见过的植物画得鲜活又准确,才是真本领!当时植物学家从世界各地采回的标本,大都会因脱水而变形、变色,还有些甚至只有简单草图和文字描述。而菲奇只凭这些材料,就能画出一株栩栩如生的植物来,植物学家们看了都赞不绝口。这份深厚功力,是他年复一年在植物园里研究、写生磨练出来的。

然而所有这些贡献,却没能换来一张邱园的正式聘书,菲奇直到退休都是个临时工,园长为他争取政府津贴也屡屡失败。除了海量的植物绘画,菲奇也没留下什么生平故事,或许他一辈子都全身心沉浸在植物绘画里了吧。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