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涕” 擤出 『水晶宫』


文章出自:博物 2019年第04期 作者: 远阳 

标签: 自然摄影   

3月的海南已经进入旱季的尾声。少了雨水滋润,植被全都蔫头耷脑的,地面上的落叶层都干透了。一路没什么好收获,我决定到水边碰碰运气。刚下到溪流边,就看到几块石头围成的小水窝里,蹲着三只胖胖的虎头蛙。它们一字排开位置特别好,可就在我快要靠近到拍摄距离时,“哥儿仨”瞬间就跳入深水没了踪影……

枝条上挂着一个透明的“水晶球”,一只半透明的沫蝉宝宝刚从旧壳里钻出来不久。左下方的旧壳经它不断揉搓,已经残破并缩成一团。

这么好的场景都没拍到,多少有些沮丧,我干脆坐在溪边的石块上休息。不经意间一抬头,有了新发现——溪流边的球花马蓝枝条上,挂着一小坨亮晶晶的东西。溪流边的枝条,这不正是树蛙最喜欢产卵的地方嘛。我凑近看了看,更加确认了:里面有一粒东西,外面裹着透明的黏液,这些都是树蛙卵的特征。然而,也有不对劲的地方:通常树蛙产的卵,都是很多粒乱糟糟挤成一团。这难道是什么新种树蛙,只生“独苗”?我拿起相机对焦拍摄,取景器里渐渐清晰的图像吓了我一跳。这不像蛙卵也不像蝌蚪啊,感觉黏液里这个小怪物还长着6条腿,原来这是一只沫蝉若虫!

拍摄这些沫蝉若虫时提心吊胆,生怕黏液巢损毁。一阵狂风摇摆枝条,发现黏液被拉长了好几倍也没断,还真是够黏的。

这么多年,我在野外见过无数沫蝉若虫。它们体外包裹的,都是小气泡组成的泡沫巢。而今天发现的这种,居然是透明黏液包裹的。以前我们总开玩笑,说沫蝉若虫的泡沫巢很像人吐的口水。那么现在这种透明黏液,看起来就像是挂在枝条上的鼻涕……之前的“口水”巢,由于泡沫遮挡,基本看不到里面的沫蝉若虫。而这种“鼻涕”巢清透明亮,里面看得一清二楚——这可是出“大片”的好机会啊!

沫蝉若虫把腹部末端贴到黏液巢表面,不断排出液体。这两个小家伙头朝相反方向各忙各的,两座“水晶宫”几乎对接到一起。
最后我终于找到了这种沫蝉的成虫,原来是红纹沫蝉。左侧同框的,就是身裹黏液巢的若虫——如果没有足够的逆光打透,它们看起来也平平无奇。

我用手电筒打了一束逆光仔细观察,可以看到它用粉色的针状口器,刺到枝条里吸取汁液。然后把腹部拉长,用末端贴着黏液巢的边缘,排出更多的黏液。但这些小家伙好像很敏感,稍有风吹草动,就六足抱紧枝条停止工作了。

责任编辑 / 唐志远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