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模 隐逸野草效古风


文章出自:博物 2020年第02期 作者: 王辰 

标签: 草木庄园   

酸模,古称莫菜、酸母、酸迷,如今别名酸溜溜,我国大部分省区都可见到,生于溪边、山间林下或草丛中。酸模为多年生草本植物,叶条状,基部箭形,圆锥花序顶生,较稀疏,花小,雌雄异株,果实为瘦果。酸模的嫩茎叶带有酸味,可作为野菜或饲料,但不宜多吃。

隐者仁心美无度

汾河畔的茶肆之中,一位中年文士在角落里坐了下来。小厮见他面生,便上前搭话:“先生再往前去,可就没了歇脚之处,眼看着天色已晚……”“无妨。”文士应道:“我是前去访友,住在‘汾滨君’家中便是。”访友?前面沿着河畔,稀稀落落只有几户人家,莫非那“汾滨君”家就在其中?此时正值南宋末年朝代更迭,金朝已然覆灭,大元尚未一统天下,这中年文士便是金末颇有才名的段克己。时局动荡,段克己隐居避祸,却仍被赞为“儒林标榜”。这次来到汾河畔,他要去拜访的友人,是名医陈百禄。

前一年入秋时,段克己罹患热疟之症。陈百禄前去诊治,不但诊费分文不取,而且还留下药材相赠。如今待到春日病愈,段克己亲自前往拜访,以表谢意。带给陈医生的礼物,是一壶村酿、一枝春草,以及与这春草相关的一首古诗。段克己言道,将陈医生雅称为“汾滨君”,是来自《诗经·魏风·汾沮洳》。“沮洳”读作“具入”,意思是水边低湿之地。这首诗所说的,是春秋时的晋国,在汾河水畔有一位隐者。“彼汾沮洳,言采其莫。彼其之子,美无度。美无度,异殊乎公路!”隐者在水畔采摘野菜,即使生活困苦,人们也赞美他的品德,那些朝中的官员根本无法和他相比。段克己带给陈医生的春草,就是诗中说到的“莫”——对古诗与草药都甚为精通的段克己,正是用这种方式,将陈百禄比作古时德行高尚的隐者。

酸模的雌花呈红色,花被片不明显。
酸模的雄花具有6枚 绿色花被片,中间具雄蕊。

酸母由来知野趣

《诗经》之中所谓的“莫”,古时又称为“莫菜”。西晋初年的文学家陆机言道:莫菜的茎如筷子般粗,茎上有节,节部生一片叶子,叶子的形状像柳叶,但比柳叶厚,而且长得多,它的别名叫“酸迷”。由于这种植物的茎叶带有酸味,古时又被称为“酸母”,意为酸味之母,由酸母的读音变化为“酸迷”“酸模”。李时珍称,酸模又叫“羊蹄”,因为它的根部可入药,外形看上去像是羊蹄子。但也有人认为,羊蹄、酸模虽然相似,但并非同类。如今这两个名字,分别是两种植物的正式名,它们的亲缘关系很近。

酸模于春季生长起来,古人采集它的嫩叶,可以煮作菜羹,也可生食。不过魏晋之后,菜羹不再是主流食物,酸模也沦落为乏人问津的野菜。自唐宋时起,采酸模、吃酸模除了效仿先秦古意之外,很多时候也会被文人用来描绘山溪野趣。南宋诗人张镃有诗句:“羊蹄根老漫溪浔,灰蝶闲飞兴亦深。”就是用水畔的酸模(羊蹄)和蝴蝶,来描绘山野风光。

责任编辑 / 王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