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集令

请作者本人与CNG联系,
010-64865566-226,
我们将为您同步地理网账号或丰富和完善专栏主页。

分享

“文攻武卫”:“文革”中,打着各种旗号的派别,难以数清。两派之间的斗争,也从文攻逐渐演变为武斗。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口号与中国》,披露了武斗产生的一些背景:1966年7月28日,时为中央文革小组组长的江青在一次会议上说:“我们不提倡打人,但打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嘛!”“好人打坏人,活该;坏人打好人,好人光荣;好人打好人,误会,不打不相识。”——按照这一逻辑,无论怎样状况都得动手见血。8月27日,红卫兵在北京大兴对“四类分子”大开杀戒。仅3天,这个县被杀害的“四类分子”及其家属有325人,其中年龄最大者80岁,最小者出生只有38天。鉴于全国都有武斗的趋势,1966年8月31日,毛泽东便针对各种流血事件指出:“要文斗,不要武斗。”但是武斗越演越烈。1967年6月6日,中央又出台了制止“打、砸、抢、抄、抓”的《通令》,试图结束武斗现象。然而7月22日,江青在接见河南群众代表时说了这么一番话:“‘文攻武卫’的口号是对的,你们不能天真烂漫。当他们不放下武器,拿着枪支、长矛、大刀对着你们,你们就放下武器,这是不对的。你们要吃亏的,革命小将你们要吃亏的。”次日,这一讲话便刊登于《文汇报》,令全国武斗升级,仿如内战来临。据说,当时提供、流散、被抢夺的枪支武器达百万之多。图13为黑龙江两派在省政府面前为争夺广播宣传车而准备大打出手(摄影/李振盛)。 图14的场景则发生于1967年8月,湖南常德红卫兵在德山孤峰塔下狙击沅陵红卫兵。摄影/周碧华

红卫兵之死

推荐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