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 中印边境口岸 世界最捉摸不定的陆路通道

    或许,世界上很难找出像中国和印度这样的邻国关系了:两国人口超过26亿,经济都极为活跃,但两国之间的边贸却少得可怜,甚至还不到中国与尼泊尔边……

  • 寻找西藏长城——喜马拉雅山口的御敌要塞

    说起长城,我们脑海中会浮现出连绵山岭与雄伟城墙在一起的壮美画面。 资深援藏工作者、摄影师赵春江调查发现,西藏日喀则的喜马拉雅山区, 也有……

  • 西藏吉汝村
    中印边境第一村

    最近,印度边防军越界侵入我国西藏的洞朗地区,而洞朗地区距西藏岗巴县岗巴镇的吉汝村仅百余公里。吉汝村地处中国、印度两国交界处,距离中印边……

  • 图们江上的三段故事

    从源头到入海口,从历史到今天,500多公里长的图们江悠悠流淌,围绕这条江发生过多少跌宕起伏的故事……因为承载得太多太多,在有限的篇幅里我们……

  • 长白山有活水来
    松花江南源水系考察记

    松花江在长白山区的水系十分繁复,却鲜有翔实的文字和图片记录,连很多“老吉林”都知之甚少。2016年下半年,《中国国家地理》的作者和摄影师在水……

  • 明太鱼:一种远道而来的鱼,一个7亿元的产业

    每年10月,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市一带就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公路旁村落边,一排排松木架子一眼望不到头,上面挂满了一条条晾晒的鱼,很是壮……

  • 普兰沟
    探访喜马拉雅千年古商道

    位于西藏阿里地区的普兰沟,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极为陌生的地方,却是长年“泡”在西藏的“驴友”们追求的“梦幻之地”。多年来,本刊特约作者赵……

  • 最美瞬间:《中国国家地理》签约摄影师赵春江

    赵春江,吉林省文联副主席、吉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吉林省摄影家协会主席,《中国国家地理》签约摄影师

  • 玉麦
    守住了2000平方公里国土

    本刊签约摄影师赵春江深入藏南地区,翻越大雪覆盖、海拔5000米的日啦山,进入了喜马拉雅山南麓的隆子县玉麦乡。神秘的玉麦乡不仅是“中国人口最少……

  • 绒辖沟:秘境中的秘境

    有人说,在交通和通讯日益发达的今天,西藏已经没有了所谓的“秘境”。但有一个地方——日喀则市定日县绒辖乡——一个深藏在喜马拉雅山南坡沟谷……

推荐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