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在闲情雅趣中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09年第01期 作者: 赵珩 

标签:

关于春节的礼俗,汉代始见诸文献记载,南北朝时期梁朝宗懔所撰《荆楚岁时记》,是最早述及“春节”的文献,常常被人引用。其实宗懔所记的只不过是荆楚一带的年俗,并不能涵盖全国各地。准确地说,春节是汉族的节日,中国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几乎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年俗。即使是在汉族之中,由于时代的不同,春节怎么过,也有着朝野之分、阶层之异。

在近代,旧历年受到最大的变革性冲击是在辛亥革命后。民国伊始,即颁布政令废止旧历新年。民元纪年,奉公元纪年为正朔,公元纪年之元月元日即为新正。所以在民国初年一段时间中,从政府到百姓都是过阳历新年的,而且过得还挺起劲。这也反映了当时民众在刚刚结束了封建专制制度后,渴望除旧布新的一种心态。戏曲理论家齐如山先生就曾写到过,他家中在民国初年之时,是自觉自愿地响应政府号召,过阳历新年而不许再过旧历年的。同时,为了废除旧时代春节往来拜年应酬的繁文缛节,民国以后还实行了新年集体团拜的制度,无论是南京政府还是北京政府,中央政要和部院机关都是照此办理的。一时间,有清一代那种大年初一就要坐着骡车,由当差的举着大红名刺禀帖,挨家挨户过门不入的礼俗几乎一扫而净。无论是北京政府的旧官僚还是南京政府的新人物,从形式上大都以公元新正作为新年了。

岁朝即新岁之始,而岁朝图即在新春张贴的年画,有祈求岁岁平安、朝朝如意之意。图为宋画家李嵩所绘的《岁朝图》,上有乾隆御题的贺节诗。画中描绘了古人过年的情景:客人投剌,孩儿嬉戏,男子立饮屠苏等等。无论是诗还是画,都表现了中国人过年的独特意蕴。

毕竟旧历年是几千年的传统习俗,民国后不久,旧历年又开始复苏,尤其是市井闾巷的民众,更是从来没有把政府的废止政令当作一回事,只是称谓由“年”变成了“春节”,形式上并没有什么变化。近些年来许多关于旧时春节的描述,大多是市井的春节习俗,浓墨重彩刻画了岁时的喧阗与热闹,例如自腊月初八以后至正月十五之前一个多月的过年气氛,仿佛整个社会都融入其中。其实,不同社会阶层有着不同的生活方式,并不能一概而论。

《迎春图》是清末绵竹年画大师黄瑞鹄的长卷画作,它描绘了清朝绵竹迎春会的盛况——四百多个人物和丰富多彩的迎春活动,生动地再现了清代的民俗民风,被专家学者称为清代的清明上河图。《迎春图》以连环组画的形式构成,共4幅,图为其中舞龙的一幅。

偶读陈元龙、翁方纲、翁同、王文韶、那桐等人的诗文、书札、日记,都有不少关于过新年的记叙。这几位所处时代不同,人生境遇各异,或位极人臣、安然退食休致;或政务缠身、终年不得闲暇,但过年的生活却有极其相似之处。清代官僚士大夫在过年时有三件事是免不掉的,一是够资格够品级的要在新正卯时进宫朝贺,大约在巳时三刻才能结束,前后五六个小时,实在是够辛苦的。每在这种朝贺中,都会带回帝后所赐的“福”字。当然,并非皇上亲笔,多为如意馆的制作,加盖御玺而已。

责任编辑 / 黄秀芳  图片编辑 / 何亮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