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和宫
帝国的寺院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0年第02期 作者: 苏文涛 舒昱群 

标签: 文化遗产   民族与宗族   

清王室覆灭之后,北京城唯有一个皇家院落保留了其自乾隆年间开始行使的职能,并将继续维持下去,它就是雍和宫。原本信奉萨满教的满人为什么尊崇西藏的喇嘛教?雍和宫与清代皇家有什么密切关系?如今的雍和宫又为何依然人潮涌动?
院中心的匾额:与寺院里大部分匾额一样,九条龙镶边的“雍和宫”匾额,由乾隆亲自书写,并且有满、汉、藏、蒙四种文字。它并不居于雍和宫最南边的正门,而是中轴线的中点、雍和宫大殿的正门之上——这里相当于汉传佛教寺院里的大雄宝殿。摄影/米汤

“种类繁多的服饰、头饰和饰物映入人们的眼帘。来自偏远地区的人们,特别是妇女对这些服饰深感自豪。只有为数极少的内行人能通过他们的靴子、喀夫坦式样的长袍、有檐帽、无檐帽和兜头帽,特别是妇女佩戴的头饰及珊瑚和绿松石饰物区别各个民族。”费迪南德D·莱辛,一位美国的汉学家,在20世纪30年代,用一个旁观者的眼光记录下雍和宫的日常场景。在2009年的冬天看来,除了一些当代服饰元素的渗入,或是偶尔响起的相机快门声,你看不出雍和宫的今天与70年前甚至200年前有本质区别。

清王室覆灭之后,北京城的众多皇室建筑已经没有了昔日的功能,它们失去了被私人或家族占据的可能,被瞻仰与被追忆成为它们新的历史使命。唯有一个皇家院落保留了其自乾隆年间开始行使的职能,并将继续维持下去,它就是坐落在北二环内的雍和宫。

这所藏传佛教寺院,同时也是一个藏传佛教艺术博物馆,尽管有专门的展室陈列关于藏传佛教的文物,然而作为博物馆的魅力却表现在这个院落的方方面面,从静止的草木砖瓦到曲线间的建筑风情,从日常的经声佛号到流动的访客信徒,所有这些被裹挟在历史中缓慢推进,诞生了这座活的博物馆。

佛事活动:雍和宫僧人的佛事活动很多,并根据宗教节日的大小来决定举办佛事活动的规模。这是住持嘉木扬·图布丹在法轮殿主持佛事。

皇帝的旧宅院

在爱新觉罗·胤禛当上皇帝之前,他是一个不太起眼的皇子。那时他只是个贝勒,按照分房等级标准,他分得的是内务府官用房——早年这里是明朝时期太监们居住过的官房。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他搬进这座府邸后,这里被称为“贝勒府”。15年后,昔日的贝勒晋升为“和硕雍亲王”,他的府邸在原址上陡然升级,无论是规模建制还是人员配备都有了明显变化,从而成为“雍亲王府”。

责任编辑 / 范亚昆  图片编辑 / 汤剑华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