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座“父子”王爷陵

    电视剧《甄嬛传》曾用力描绘了雍正帝爱妃甄嬛与果郡王允礼的恋情。河北易县永宁山下,有果亲王墓与果郡王墓,其主人正是允礼(后晋封为和硕果亲王)和所谓“甄嬛之子”——弘……

    作者: 徐广源   出自:2019年第09期

  • 唐英“窑变釉”:一个人的巅峰

    钧窑『玫瑰翡翠』的秘密,历经千百次实验,终被匠人用心参透。窑变,从此由『天工』成为『人巧』。窑变釉流淌的色彩,是一个时代最摄人心魄的美。而这一切,与景德镇御窑厂的……

    作者: 徐攀   出自:2019年第09期

  • “神彩”:无窑不变

    提到『窑变』,浮现在人们脑海中的瓷器,除了钧瓷、建盏之外,还可以有他者吗?答案是肯定的。毕竟窑变是不确定性的,瓷器烧制过程中,偶然因素却是必然会发生的。但是,不同……

    作者: 贻芥   出自:2019年第09期

  • 建盏:方圆宇宙,璀璨星空

    或许是窑变家族中最为另类的一员,建盏,乘宋代好茶之风而兴盛,甚至以独到的技艺化窑变为曜变。兔毫、油滴、曜变……建盏的尺寸方圆之内,灿若星海,彷如宇宙。

    作者: 王依农  黄松涛   出自:2019年第09期

  • 钧 瓷无双记

    世上没有两件一模一样的钧瓷,所以『钧瓷无对,窑变无双』。钧瓷的奇绝之处在于『窑变』。窑变『靠天吃饭』,却成就了钧瓷特殊的美感。这是釉的功劳、火的精彩,但最终还是人……

    作者: 纵节  于汐   出自:2019年第09期

  • 鲁山花瓷:大唐之釉

    是谁这么大胆,将历来被视为『妖物』的『窑变』,主动化为装饰,涂抹在很可能供给御用的贡品之上?『随意』涂抹的彩斑,如花般绽放,如云霞缥缈,看似无意而天成,实则有意而……

    作者: 骆文   出自:2019年第09期

  • 窑变

    当窑火点着,瓷器就开始了它的凤凰涅槃。在偶然与必然中,色、彩、形、音、质,都可能发生异变,即『窑变』。氧气多寡几分,温度浮动少许,釉浆流淌凝聚,都在影响着『变』往……

    出自:2019年第09期

  • 纤巧素雅的南宋白妆

    宋是“崇文”的时代,南宋葛立方有词云“淡妆宜瘦”,勾勒出了宋代趋于内敛雅致的审美。而繁荣的市民经济,令普通女性也消费得起精美的冠子。淡妆的面容,却戴颇为“高调”的……

    出自:2019年第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