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浊漳河谷的建筑奇迹

    一条54千米长的浊漳河谷中,五代、宋、金、元、明、清的建筑齐集一地,恍如穿越太行山的时光秘境。

    作者: 骆文  花花   出自:2021年第11期

  • 南涅水石刻

    深埋南涅水村地下一千多年的佛龛,是北朝民众祈愿未来幸福的产物。神灵的威严,在这里更多的被市井气息所浸染。

    作者: 魏力   出自:2021年第11期

  • 探画晋南 寻找朱好古

    兴化寺、永乐宫、青龙寺壁画,是晋南元明壁画的经典之作。三者的创作时间,前后跨度近百年,但壁画里的诸多细节和藏在角落的题记,都指向了一个共同的名字:朱好古。

    作者: 火火   出自:2021年第11期

  • 关公 神之灵爽,河东最异

    说起山西历史上的著名人物,人们大多会想到三国名将关羽,他是河东解州(今属山西运城)人。因为这层关系,关帝庙在山西大地随处可见。而天下关庙,首数解州。

    作者: 程浩芯   出自:2021年第11期

  • 后土祠 汾河之畔的坚守

    这里是后土祭祀文化的起源之地,是千年农耕文明的守望之处。从国祭到官祭到民祭,汾阴后土祠中延续数千年的华夏后土信仰,既有坚守,也有流变。

    作者: 筱笛   出自:2021年第11期

  • 尧舜禹 在晋南走出传说

    尧都平阳,舜都蒲坂,禹都安邑,上古传说的三大帝王,竟然均定都于晋南。神奇的是,数十年以来的考古发掘,正一点点让传说变为现实。在华夏文明发祥地的名录中,晋南当仁不让……

    作者: 徐成   出自:2021年第11期

  • 姓氏迁移 有姓,就有家

    历史上,几乎每一个中国家族都经历过移民。姓氏则是迁徙的一份礼物,当我们对祖先的记忆越来越模糊时,姓氏能告诉我们: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出自:2021年第10期

  • 从母姓 石榴裙下子承欢?

    一向被认作父权为尊的帝制时代,实际上无论皇室还是民间,都曾广泛出现过使用母姓的现象。冠姓权在父系与母系之间的变动,背后往往是两个家族甚至是王朝最顶端人物间的利益纠……

    作者: 江湛   出自:2021年第10期

  • 结婚 都要“冠夫姓”?

    常言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结了婚,就注定得连人带姓都随了夫家?清代以前的已婚女人们,可不这么干。

    作者: 如姬   出自:2021年第10期

  • 同姓不婚 伦理与利益的博弈

    “同姓不婚”是中国古代社会的一条婚姻制度。它规定,凡同姓者不问远近亲疏,有无血缘关系,一律不得互相婚配。为何古人不婚同姓,却将表亲婚称作“亲上加亲”?一切只因政治……

    作者: 如姬   出自:2021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