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月里来那棵葱

    青葱玉指是美人标配,可见青葱之美,《红楼梦》里便把美人描绘成“水葱一样”。弟兄之间“伯”为大,菜伯也即菜中的老大,这是讲葱的重要。各种菜肴必加葱以调和,宋人陶穀专……

    作者: 韩韬   出自:2019年第02期

  • 芹菜的芳香

    “炒肉丝”听起来太过寻常,让人想不到,它竟是鲁菜中的一道名菜。此菜讲究用半肥的猪后腿肉来炒,磨炼刀工,也考验火候,如今济南的大小食店里都还能尝到,不过多数的做法是……

    作者: 韩韬   出自:2019年第01期

  • 下水的误会肥肠VS鹅肝

    下水是穷人才吃的?外国人都对它望而却步?

    作者: 彭霖倩   出自:2019年第01期

  • 剥出蟹中鲜

    中国人爱蟹,蟹有各种风趣的别号,唐人卢纯说“四方之味,当许含黄伯第一”,“含黄伯”即指应季的肥蟹。至于这个名字看中的,乃是蟹膏与蟹黄。明代浙江青田人刘伯温最喜欢吃……

    作者: 韩韬   出自:2018年第12期

  • 异味的意味

    百忙当中翻看微信,群里正聊着臭气熏天的食物,如腌渍鲱鱼、臭鳜鱼、臭干子,一时感慨起来。老夫子说“臭恶不食”,但这没能阻止人们对异味发起挑战。

    作者: 韩韬   出自:2018年第11期

  • 吃荷花的

    大明湖的荷花清白的居多,不俗气,夏日看久了也不生厌,如文静女子,亭亭玉立,拿着一盒胭脂,匀匀地往自个儿面上铺开,被风轻轻一摇,仿佛低头伸手去折那嫩蒲笋一般,真是好……

    作者: 韩韬   出自:2018年第07期

  • 好吃到“爆”

    中国的食物,有的要吃一个“巧”,有的则要吃一个“拙”,各有讲究。比如包子、涮肉一类,与其花心思将榴莲、奶油这等新奇玩意儿包进包子里,或把一盘肉摆成个“羊”形,真不……

    作者: 韩韬   出自:2018年第06期

  • 火腿为什么这样“火”

    火腿另有一个别称——“兰薰”,这是说它的滋味如幽兰之香,但若论这种隽永和深沉,还是金华火腿胜出一筹。

    作者: 韩韬   出自:2018年第04期

  • 蟹痴与吃蟹

    蟹,是大美之物。秋高气爽时,湖沼溪流的边上,自然有肥蟹吃。昔年在京津一带,时有水患淹没农田,入了秋,倒方便了螃蟹沿河上溯,爬到地里吃高粱,人们趁夜色捉蟹,俯拾皆是……

    作者: 韩韬   出自:2017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