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绛唇

    它不止是樱桃,还可以是花瓣,三角,月牙……它不止是娇润的红,还可以是浅浅的檀,浓重的绛,甚至冷酷的黑……当香醇的口脂抹上美人的唇,将揭示出古人怎样隐秘的内心世界?……

    作者: 晶心   出自:2019年第02期

  • 爱眉说

    在秋水盈盈的眼波之上,画一横眉黛,如蚕蛾,如新月,如远山,如桂叶……这些眉名何等诗情画意。中国人的眉妆更胜眼妆,“美眉”才是“美人”。从一场场的爱眉潮,来看看“眉……

    作者: 康晶   出自:2019年第02期

  • 桃花粉 胭脂泪

    “罗袂湿斑红泪滴。”红泪为何物?难道是红色的泪水?原以为,这只是古代诗人造作,哪知美人垂泪,总要经过涂抹过胭脂的脸颊。她的泪水,总有胭脂作陪。

    作者: 孟晖  孟晖   出自:2019年第02期

  • 面饰 不完美者的逆袭

    描黄梅、画血痕、贴金花、黏珠翠,古人以脸为画纸,展开一波接一波的奇特操作。自秦汉至宋元,风行千年的面饰之风为何如此夸张?

    作者: 李芽   出自:2019年第02期

  • 妆粉传奇

    一盒莹白如玉的粉,自来是妆奁中不可少的物件。以粉修饰容颜并非女人的专利,古时亦曾有男人们对之一日不离。这样令人爱不释手的妆品,总有一群人为之“奋斗”:佛寺的和尚们……

    作者: 孟晖   出自:2019年第02期

  • 高髻云鬓 美发密码

    怎样的头发称得上是美呢?秀如春云、长委于地、光可鉴人。于是从洗发、护发到定型,古人对头发甚至比今人还要讲究。各式头油的流行与失势,峨峨云髻上沾染的暗香,大有文章。……

    作者: 马大勇   出自:2019年第02期

  • 古人的洗脸经

    洁面,是人们生活中举足轻重的“小事”,在条件有限的古代,先人坚持不素颜、画美妆,洗脸的事当然也不马虎。手巾、面盆、香皂不但一样也不少,历朝历代还会花样翻新,让人不……

    作者: 金卉   出自:2019年第02期

  • 皇帝家的私塾 上书房

    教育的好坏,在寻常人家,涉及子女的前途问题;在皇室,则关乎国祚。为此,清朝皇帝为儿子建起了专门的贵族学堂:上书房。何时起床,何时上课,何时放假,阿哥们的学堂生活,……

    作者: 李思楚   出自:2019年第02期

  • 神一样的疯子

    今天,如果人们在大街上遇到脏兮兮的疯子,口中念念有词,大概只会把他们当成病人看待。但在古代的史籍、小说里,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超凡脱俗的高人,以疯癫的形象出现,他……

    作者: 李行   出自:2019年第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