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花无关,却叫“骨朵”

    首都博物馆正在举办的“大辽五京”展上,有一件名叫“骨朵”的器物。它呈五边多面体,宽5.7厘米、高5厘米,表面经过抛光,中间有个直径1.3厘米的小孔,若插上细长的器柄,形状……

    作者: 朋朋  张琰敏   出自:2018年第12期

  • 鬼蜮的伎俩

    古时山深林密,登山涉水之际,多有毒虫猛兽害人性命。“蜮”便是一种令人生畏的水怪,它生长在南方的山溪中,口中能射出毒沙,只要这毒沙碰到人的影子,轻则生疮,重则致死。……

    作者: 盛文强   出自:2018年第12期

  • 酷吏 是功臣还是罪人?

    酷吏,一惯是千夫所指、让人脊背发凉的角色。殊不知,酷吏曾是汉武帝抗击匈奴的幕后功臣,也曾是百姓敬服的青天大老爷。是什么成就了酷吏,又毁了酷吏?

    作者: 王光   出自:2018年第11期

  • 攻守城武器 一物降一物

    一座平地而起的城墙,分开了敌我,也掀起了生死大战。为了攻城、守城,种种充满想象力的武器应运而生。

    作者: 彦杰   出自:2018年第11期

  • 阵法 诡道出神兵

    敌众我寡的军力,可以反败为胜;或强或弱的兵器,都可以变成“秘密武器”……军阵让士兵告别匹夫之勇,兵法让兵器取长补短,无往而不利。

    作者: 白义   出自:2018年第11期

  • 以脏取胜 最邪门的兵器

    对付非常之敌,当然要用非常之兵器。一些因鬼神方术而生的奇葩兵器,也曾在古代战场上占有一席之地。

    作者: 梁石   出自:2018年第11期

  • “镖”走江湖

    镖是什么?暗器。清人爱用镖,上至王公贵族,下到民间异士,都打得一手好镖。甚至还出现了以“镖”为名的镖局。一支飞镖,一段故事,讲述的是一个悄然逝去的江湖时代。

    作者: 徐攀  张悠慈   出自:2018年第11期

  • 火器 大明帝国的光荣与梦想

    中国兵器在明代实现了飞跃性的发展,其标志就在于热武器制造与应用的突飞猛进。火器参战结束了单纯依靠冷兵器搏杀的时代,也体现了中西方科技的碰撞与交流。

    作者: 周渝   出自:2018年第11期

  • 鞭、锏、骨朵 打出一片天

    秦琼的锏、敬德的鞭、李元霸的锤,在人们耳熟能详的隋唐演义故事里,这些兵器“打”出了李唐天下。可历史上,击打类兵器,却是实打实的小字辈,直到唐末五代,才开始在战场上……

    作者: 白马   出自:2018年第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