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遗产地 摩洛哥·马拉喀什的阿拉伯人聚居区 中世纪的回音

    马拉喀什城初建于公元1071-1072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一直是摩洛哥王朝的首都、伊斯兰文化和学术中心以及撒哈拉沙漠商队的北部贸易基地,影响力波及整个西方穆斯林世界。如今……

    作者: 周剑生   出自:2018年第12期

  • 南京·金陵机器制造局 大清朝的强军梦

    金陵机器制造局大门,一百多年前,这里汇集了中国最先进的军工设备和满怀报国热情的军事人才,也被寄予了中国摆脱落后挨打、自立自强的希望。从这里输送出去的枪炮,在中法战……

    作者: 喻翔   出自:2018年第11期

  • 最“奇葩”的地名

    大多数地名,都有着吉祥文雅的寓意,有些地方却反其道而行,偏偏以“另类”的字词命名,令外乡人印象深刻。如果评选一个最“奇葩”的地名,你会为哪里投上一票呢?

    作者: 李怡淙   出自:2018年第09期

  • 江南的水上密码

    塘、浦、泾、浜、湖、荡、港、渠、洪、溇……江南水乡中,与水相关的地名千姿百态,互不重样。一笔一划,勾勒出破解水乡生产方式的重要密码。

    作者: 骆文   出自:2018年第09期

  • 北京城的 “金木水火土”

    屯、营、庄……当你重新审视这些通用地名时,不难发现,北京这座繁华兴盛的大都市,依旧未脱去历史给予的朴素底色。它们是怎么来的?

    作者: 杨睿   出自:2018年第09期

  • 西藏之宗 | “县衙”高高在上

    西藏的“县”曾被称为“宗”,这个奇特的名字,来自俯瞰一方的城堡。百姓仰视它,民众归属于它,高原近千年的统治历史,也藏在这小小的地名背后。

    作者: 多杰   出自:2018年第09期

  • 最稳定的基层

    一场“天下第一县”的争论,许多延续两千多年的地名,穿越时光隧道,将古县风貌带到了现代人面前。从封建时代的领土,到帝国直辖的最基层政区,“县”一路走来,展现出它强大……

    作者: 陶襄   出自:2018年第09期

  • 天子的选择

    在中国,现代城市以“京”为名的,只有北京和南京。而历史上,从唯一的首都京城到两京制,再到多京制,“京”称得上名目繁多,层出不穷。何为“京”?又为何一个朝代会拥有不……

    作者: 瑜韵   出自:2018年第09期

  • “两广”之变

    广东和广西,以何为界划分东西?这个“广”字却从何来,又是何意?

    作者: 刘琼   出自:2018年第09期

  • 何处是江南

    你所熟悉的“江南”,不一定是古人心中的“江南”。秦汉之际,“江南”在洞庭湖南北;大唐帝国时,“江南道”囊括了大半个中国;今天,“江南”则青睐太湖流域。是什么样的“……

    作者: 晶心   出自:2018年第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