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金痴狂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0年第08期 作者: 耿朔 

标签: 文物故事   

古语有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中国人对黄金的热爱,却不单单是一个“利”字能解释清楚。在能工巧匠的手中,它们幻化成一件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我们可以从中窥见古代中国社会风尚的变迁,和国人对黄金用途的探索。
这是战国早期曾国的君主使用的黄金食器。1978年,当那座尘封两千多年的曾侯乙墓被打开,轻巧精致的金漏勺就与盛放它的金盏一起,静静地躺在墓主棺木之下。显然,这是一套配合使用的食具,或许曾侯当年就曾用那件金漏勺,从金盏里捞取汤汁中的食物。供图/湖北省博物馆
最早的金制器皿玉耳金舟
勾践灭吴后不久,越国一名相当于卿大夫的巫祝去世。他的后人将一枚带有圆环形玉耳的金舟放在长方形漆盒内,连同对逝者的哀思一起埋入黄土。浙江绍兴306号战国初期墓出土的这件玉耳金舟,是目前所知古代中国最早的金制器皿,从外形上看,似为带有礼制性质的饮酒用具。供图/浙江省博物馆
现存唯一的帝王金冠
这件1958年在北京昌平定陵出土的明万历皇帝金丝冠,是我国现存唯一的帝王金冠。它由直径仅0.2毫米的金丝编织而成,孔眼均匀,薄如蝉翼。后山攀附的两条蟠龙,呈二龙戏珠状。尤为精绝的是,龙身采用掐丝、垒丝、码丝、焊接等方法塑造成型,如果拿放大镜仔细观察,甚至能清晰地数出8400片龙鳞。供图/北京市定陵博物馆
缠枝花飞禽纹金执壶
执壶是一种由西亚传入中国的器物,在唐代被称为“注子”,用来盛放酒、水等液体。常见的形制是一侧有弧形把手,一侧有上翘的流口。咸阳发现的这件唐代缠枝花飞禽纹金执壶,采用捶揲工艺制成,外壁饰满鸳鸯、蔓草、仰莲、金龟等纹样,盛唐富庶、开放的时代气息在它身上展露无疑。 供图/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
“闻宣造”牡丹缠枝莲云纹金盏
这件元代酒器出自江苏苏州吕师孟墓,金盏口径5.2厘米,重131克,黄金成色高达92%。四出菱花式的设计活泼生动,衬以满地装饰的莲花、石榴、宝相花,高低起伏,造型丰满,显示出制作者的深厚功力。 摄影/韩祥
刻花金铛
唐人豪饮是中国文化史上一道亮丽的风景,就连酒器的制作也是匠心独运、精益求精。这件出土自陕西西安何家村窖藏的唐代金铛,是皇室贵族家中用以温酒的器具。它通体捶揲成型,内底、外壁以细密的线条装饰出异兽、蔓草、鸳鸯等图案,洋溢着富丽堂皇的王者气象。
“闻宣造”如意金盘
这件江苏苏州吕师孟墓出土的如意金盘,堪称元代苏州地区大师级佳作。它的创造者名叫“闻宣”,这个出身民间的手工艺匠人,将传统修养和创新精神融入金器设计,以突起的如意云纹,搭配阴线浅錾的石榴花、宝相花,营造出优雅大气、繁缛富丽的奢华气息。
金蝉玉叶
有别于豪门大户追求的富贵绮丽之感,宋元以后的文人雅士,将艺术与江南地区的秀润景色相融合,连闲暇之余把玩的金器摆件也呈现出一股清新淡雅的书香气质。上图是苏州张安晚家族墓出土的金蝉玉叶,羊脂白玉的温润将黄金固有的富贵感巧妙中和,精致中透出婉约的美,令人惊为天成。
鎏金镶嵌兽形带砚铜盒
这是东汉彭城王使用的奢侈品,1970年在江苏省徐州土山汉墓出土。它整体造型如同神兽,通体鎏金,并镶嵌红珊瑚、青金石、绿松石等,色彩绚丽,构思巧妙,其精湛的做工,代表了东汉时期鎏金和镶嵌工艺的最高水平。

几场小雨过后,七月的江南却未有一丝凉爽之意。天气湿热难耐,而窗外聒噪的蝉鸣,让坐镇润州丹徒的浙西道观察使李德裕,更加焦虑不安。他派去扬州一带采办黄金的官差迟迟没有回音,一想到要尽快赶制20件上好的金银妆具送往京城,李德裕便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难安。

这是唐敬宗长庆四年(公元824年),安史之乱后,北方的官府工匠、富商大贾纷纷举家南迁。唐王朝的经济中心发生变化,连首都长安的许多物资都主要仰仗南方供应。作为全国规模最大的金银集散地,扬州每年要向唐朝中央政府缴纳大量贡赋。《新唐书·地理志》记录扬州物产时,首先提到的土贡就是金银。《田传》中也说:“东南扬为大,刀布金玉积如阜。”

丹徒与扬州隔江相望,自盛唐始,已逐渐发展成为商贸云集的江南重镇。虽土产多绫纱,少金银,但也不至于拿不出一星半点。李德裕之所以舍近求远,派人赴扬州购买原料,实属无奈。

润州自镇将王国清兵乱之后,前任观察使窦易直倾尽府衙所藏金银,赏赐将士,导致官府开支甚为拮据。之后,时任御史中丞的李德裕因与牛僧孺、李逢吉等人不和,被排挤至此。上任以来,他以身作则,躬行节俭,把种种不利于民的旧俗流弊一并革除,唯独有一点——进奉,让这个上任不久的地方官时时感到力不从心。

责任编辑 / 郭婷  图片编辑 / 余荣培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