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
爹爹,我考上北大了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4年第08期

标签:

严雁宾,一个上海民族资本家,中国农工民主党成员。年轻时即向往社会光明和公正,并为此付出一切。1957年4月,积极听从党的号召,向党进言,帮助共产党整风,然1958年1月即因言获罪,被定性为“反党右派分子”。时值其子严绍璗参加大学考试,父亲的政治身份,无疑影响了儿子的前途。时隔55年回忆往事,百味丛生。套用1957年6月8日《人民日报》社论的标题,可以说:这是为什么?

照片中这张被严家珍藏的黑白标准照,大约拍摄于上个世纪50年代,照片中人——中国农工民主党成员严雁宾,充满了对新中国的热爱,与党精诚团结,共谋大事。不料仅几年后,即被划为反党右派分子。对此他很难理解,他说,我要是反党,48年就可以反,何必要等到57年。 摄影/余庆

1959年8月15日,当年上海地区大学入学考试发榜。考生被录取的函件是由招生委员会统一寄到学校的。夏天的天亮得早,大家在6点来钟就陆陆续续地聚集到学校,你一言我一语,猜测着自己的命运。

8点半左右,邮递员来了。大家拥到传达室,大概有20几个同学拿到了大学的通知,高兴得胡言乱语。我们这些没有得到信息的,都狐疑不决,有的就一下子蔫了似的。班主任邵文宝老师走出来大声地说:“大家不要急,发榜要接续三四天,还多着哩!外地大学的录取通知从明天开始发出。你们也不想想,我们这么有名的复兴中学,就录取这么几个人就算完了?!”

我心里有数,虽然自己觉得考得还可以,但不敢特别的张扬。这两年,父亲的政治状态有了很大的起伏变动,报考专业的时候,邵文宝老师没少费心思。我早先的志愿是新闻专业,幻想能把见到的一切用自己的心和笔向全国和全世界报导。邵老师对我说:“照理说,你应该上你喜欢的新闻专业,但你的家庭的政治条件不行啊,新闻专业要求的政治条件是‘机密级’的。你再好好想想,改一个专业吧!”我反反复复地看着“招生材料”的各项规定,发呆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新闻专业”的“报考条件”,白纸上用黑字印着:

责任编辑 / 黄秀芳  图片编辑 / 余荣培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