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
文明在不同地点绽放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4年第11期 作者: 孔源 

标签: 文化遗产   

安徽含山凌家滩遗址出土的玉鹰
供图/文物出版社

中国南方多丘陵多山地,可耕作的平原往往被割裂、隔离、分散。或许正基于此,与黄河地区古文明大面积扩展的特点不同,长江流域的文明是在不同地点绽放的,从而呈现出明显的多元色彩和区域特征。

长江流域早期文明的辉煌缘起自首尾两处。首,是古人心目中长江正源“岷江”流域的古蜀文明,尾,临近太湖,是以玉器著称的良渚文化。而在水域宽阔的长江中游,古人留下的有形遗产虽不似前者那般炫目,却给了后人“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契机,比如湘江上游的玉蟾洞,就有人类最早驯化水稻的证据。

考古学家李伯谦认为,长江上、中、下游在文明因素的蕴育、起源和发展上是独自进行的,看不到哪个地区是传播所致。不过,在文明的形成阶段,黄河流域的夏商文化都或多或少地参与其间。比如湖北黄陂的盘龙城遗址,曾经是商王朝设立于长江边上的军事据点,而江西的吴城遗址和四川的三星堆,虽地域色彩浓厚,却在青铜器的制造上明显带有商文化浸染过的遗痕。李伯谦说,“长江流域正式进入文明阶段的时间,正是商文化最强大、最具有外扩能力的时候——中游直接被纳入了商文明的有机组成部分,下游和上游有自己原来的基础,但受商文化的影响。”

到了国家时代开启时,长江中下游的楚文化与吴越文化,又成为周王朝一统江山下的独特风景。在楚人的世界里,上古传说与中原地区的叙述并不相同。这里的巫师亦神亦史亦歌者,讲述着神秘瑰丽的故事。吴人越人,善于同河水和毒虫战斗,先后乘舟北上中原争霸,越王在传说中甚至还曾与孔子进行争辩。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