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纹:时间、秩序与生死


文章出自:中华遗产 2016年第12期 作者: 孙兵 

标签: 文化遗产   文化符号   

唐代墓葬中大量出现墓志生肖纹,这些地下的生肖形象一方面显得憨态可掬、灵动飞扬,一方面仿佛有诡异的气氛在暗流涌动——为何是兽首人身造型?为何与四灵、星宿相结合?
人、生肖与墓葬
图为宋代青白釉褐彩瓷俑,出土于墓葬之中。一个面相严肃的人俑手捧羊首,平放胸前,羊眼圆睁,而人俑双目微眯,气氛诡异之极。在它的身侧,还站立着九个相似的瓷俑,构成了一组十二生肖,可惜牛兔已然缺失。人、生肖、墓葬,这几个元素糅杂在一起,是时间、秩序,也是生死……(摄影/张劲松)
图为唐尉迟恭墓志上的生肖鼠(摄影/张劲松)。

北宋崇宁初年,大臣范致虚忧心忡忡地上书徽宗,建议禁止东京汴梁城内的杀狗行为,理由是“十二宫神,狗居戌位,为陛下本名”。此爱君忧国之言深得帝心,徽宗立即下旨禁止天下杀狗。赵佶生于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年),即农历壬戌年,属相为狗。不过,如此护犬,赵佶最终也没有改变北宋灭亡、自己沦为金人阶下囚的命运。但在赵佶与范致虚看来,生肖为何会与人的命运如此紧密相关?

生肖缘起

十二生肖众所周知: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从这一串名字来看,它的作用与时间有关——纪年、纪日、纪时。《诗经》有云,“吉日庚午,既差我马”,零星的文献揭示,早在先秦时期,部分十二生肖就已经与十二辰相关联。

1976年在湖北云梦睡虎地,以及1986年在甘肃天水放马滩,先后考古发掘了两座秦代墓群,从中发现了大量简牍书籍。其中有一种叫做《日书》,是古人从事活动,如出行、见官、裁衣等,选择时日的参考书籍,它们向我们展示了两套略有差别的十二生肖组合。

东汉时,随着干支纪年的推行,在王充《论衡》中的十二生肖组合已经基本定型。

责任编辑 / 安洋  图片编辑 / 朱浩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