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摄影
黑镜头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3年第08期 作者: 李林夏 

标签: 生物地理   

一名真正的野生动物摄影师,应该熟悉拍摄对象的行为习性,懂得如何不使它们受到影响和伤害。随着摄影器材的日益发展和普及,中国热衷动物摄影的人群也日渐壮大,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人另觅旁门左道,他们为获取图片甚至不惜伤害动物的生命。如今动物摄影作品看似百花争艳,实则鱼龙混杂。面对这些纷繁的图片,我们该如何甄别?
雏鸟何以站立嫩枝
寿带鸟悬飞空中,喂食破壳不久的雏鸟。摄影师在巴基斯坦的一处盐湖附近拍摄到这张照片,那是一只雄性的寿带鸟,它飘带般的尾羽明艳如火,整洁的画面不仅极富视觉冲击力,更弥漫着父子间的温情。可是很遗憾,深谙鸟类行为学的研究人员纷纷对图片内容提出质疑—雏鸟羽翼未满,尚无飞行能力,它是如何爬上枝头柔嫩新叶的呢?很多人推测,摄影者是把雏鸟从巢中取出,强制摆放在叶尖的,另外为了保证画面构图的干净,拍摄者还把树枝右侧的一个小枝条给掰掉了。精彩瞬间的背后,寿带雏鸟的命运让人担忧,图中喂食的父亲,不知在摄影者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真实的心情会是怎样。摄影/Bank Bhalwal
断翅的蝴蝶
用喷壶喷水来模拟露珠的效果,是一些人拍摄昆虫时常用的手段(图1 摄影/刘馨阳)。
但是很多时候动物并不会像模特一样任由摆布,当你算计好光线、景深和构图,拍摄对象可能已经隐遁无踪了。这样的情况在拍摄蝴蝶等飞行能力强的昆虫时经常发生,所以一些拍摄者先用捕虫网把蝴蝶捕到,然后手指用力,捏损其胸部的飞行肌,蝴蝶短时不会死去,它可以爬行,可以抱握枝叶,却再难展翅飞翔。在高山上,摄影师程斌曾经为拍摄一张绢蝶自由飞舞的生态照而苦等数日(图2 摄影/程斌)。
这是一类名贵并且受到法律保护的蝴蝶,但在个别摄影爱好者的手中,它们同样难以逃脱被捏伤的命运(图3 摄影/刘馨阳)。

十年前,我拥有了一部小数码相机,每当我看到心仪的动物摄影作品,我都会心驰神往。可是没想到刚喜欢上动物摄影不久,就遇到件让我开眼界的事。那是一次网上摄影大赛,金奖作品的画面构图是:几只红蜻蜓围绕花苞初露水面的荷花飞舞,它们或停落,或悬停,或转身飞舞,神态各异,色彩灵动。我略懂图片的后期处理,经常要用Photoshop等软件修整图片,我发现,蜻蜓的身下,隐约有被修改的痕迹。

一位经验丰富的昆虫摄影师为我解开了疑惑:拍摄者事先捕到几只红蜻蜓,逐一用细线拴在蜻蜓胸部,然后让助手跳进荷花池中,像放风筝一样控制着蜻蜓飞舞,从而拍得这张作品。最后要做的,就是用软件把蜻蜓身下的细线神不知鬼不觉地清理干净。我知道如今很多摄影比赛设置的奖品和奖金颇具诱惑,除了物质奖励之外,获奖者更对这种被无数观者赞叹的氛围非常享受。可是这张获奖作品还是让我产生了疑惑:为了获得精彩作品,如此处心积虑究竟值得吗?

巴黎翠凤蝶

美丽的双翅再难挥舞

随着对动物摄影的逐渐了解,我发现对给蜻蜓拴线这件事,当时有点大惊小怪了。和拍摄静物不同,动物随时可能从镜头前跑掉,拍摄体型纤小,运动能力强,不安静老实的昆虫尤为如此。让昆虫定格在照相机的焦点上,本是动物拍摄的难度与乐趣所在,但有些性急的摄影师往往会采取一些非常手段,比如把甲虫等扔入冰箱,或者装有乙酸乙酯或者乙醚的毒瓶中,在不杀死拍摄对象的前提下,降低它们的运动能力。

在昆虫摄影中,关于蝴蝶的图片最为丰富精彩,但也最为良莠混杂。在某网络论坛的一次摄影大赛中,我看到金奖作品是一张巴黎翠凤蝶的图片。那是一种分布在中国南方的大型凤蝶,它黑色的翅膀上散布着金绿色的鳞粉,后翅有一块醒目的蓝绿色斑块,像一枚绿宝石嵌在黑色的天鹅绒上。最早在中国获得这种蝴蝶标本的西方人因为其色斑颜色如欧洲绘画颜料中的“巴黎翠”,故而用此词将其命名。

责任编辑 / 高新宇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