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中国考古的新“亮点”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1年第05期 作者: 单之蔷 

标签: 成都市   广汉市   陵墓   中国国家地理卷首语   

成都,近来成了媒体报道的一个亮点。这是因为这里有一系列重大的考古发现。我们杂志第4期刚刚对“三星堆”考古做了一次全方位的报道,这期我们又推出了“成都闹市地下大发现:巨型船棺葬”。与此同时,我们的文字和摄影记者又匆匆飞往成都,因为那里又传来令人惊异的消息:成都近郊又有不亚于“三星堆”的考古大发现——“金沙遗址”,有近千种珍贵的文物出土。

成都的一系列重大考古发现,其意义,有人说是佐证了中华史前文明(文字产生前的文明)的多元论,有人说是证明了中华早期文明有如巴比伦文明一样是一种“两河文明”。

然而,成都的系列考古发现的意义,不仅如此,作为媒体,我们注意到,对于史前文明,成都的考古发现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和罕见的观赏性。

关于中国史前文明,黄河流域有着一系列重大的考古发现,从仰韶文化、龙山文化、马家窑文化一直到殷墟遗址甲骨文的出土。这些文化固然有极高的学术价值,但是都没有“三星堆”、“金沙遗址”及“巨型船棺群”那样的审美震撼力。试想,仅一个“三星堆”出土的有着长长的向外突出的纵目的青铜头像,就包涵了多么巨大的想象力啊?何况那是一个青铜巨阵,“金沙遗址”的玉器和金冠带都是难得的艺术珍品。成都的闹市商业街地下的“巨型船棺群”,其船棺之巨大,场面之罕见,令人叹为观止。四川盆地的文明与黄土高原的文明是有着明显的差异的,这种差异的突出之处在于:以“三星堆”为代表的四川盆地的文明具有一种浓厚的原始宗教气息,神秘、诡谲,极富美感。而黄土高原的文明则重实用,重政治,重功利,洋溢着理性。这二者之间的差异,令人想起屈原的《楚辞》和孔子的《论语》。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