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畲乡进行了近20次的民族调查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1年第12期 作者: 施联朱 

标签: 景宁畲族自治县   平潭县   罗源县   文化地理   民俗村   

新中国成立前,有些专家、学者认为畲民是一支移居闽、粤的汉族农民的后裔;也有人认为,畲民是瑶族的一支。畲族是如何被确认为单一独立的少数民族的?作者通过自己多次下畲乡调查的经历和亲历的畲族民族识别过程,为我们揭开了这段尘封的故事。

2011年4月2日,在北京的畲族同胞300多人在一起欢度畲族传统佳节“三月三”。我十分荣幸被邀请参加此次盛会,更使我激动不已的是大会主持人当众宣告:“我们畲族人早已把施教授视为自己的一分子了!”由此,我追忆起自己从1953年开始的畲族民族识别调查的一些往事。

施联朱

我与畲族的不解之缘

长期从事民族史、民族学的教学与研究工作,重点在于有关民族识别的理论与政策以及台湾少数民族、东南各省畲族的历史文化学研究。著有《中国的民族识别》、《畲族》、《畲族风俗志》,主编《畲族简史》、《畲族社会历史调查》等。

1953年,我受中央统战部和中央民委(今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的委派,率领识别调查小组,分赴浙江景宁县东弄,福建罗源县八井、平潭县山羊隔等畲村进行为期3个月的畲族识别调查研究。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派出的民族识别调查组,也是我的第一次畲乡之行。

新中国成立初期,畲族地区的交通十分不便。从浙江云和县去景宁畲乡,要整天穿行在遮天蔽日的深山老林中,还要翻山越岭、过河涉水,由于不慎落水,我被划破了面部,在下颚上留下了一个永久的伤疤,这个伤疤可以算是第一次畲乡之行的纪念与标志了。在福建,交通更艰难了,从福州去罗源八井畲乡,要坐船经连江,以漆黑的夜晚为掩护,出闽江口,冒着对面马祖岛上炮轰的危险,绕着海岸行走,到罗源后还要步行几十里,历时两天,才能抵达罗源县城。畲族群众就生活在这样与世隔绝的险山恶水之中,居住在连一块篮球场那么大的平地都没有的峻岭之上。

责任编辑 / 张璇  图片编辑 / 孙毅博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