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工纸
“盛妆”之纸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9年第12期 作者: 墨同 陈彪 

标签: 苏州市   文化地理   历史地理   

加工纸以其光耀历史之美,在中国历史上书写了属于自己的传奇。从唐玄宗赐李白的金花笺、才女薛涛的薛涛笺到皇家御用的粉蜡笺,“盛妆”之纸带领我们走进传统手工纸的华美世界。
这幅正在制作的粉蜡笺已开始显示出它富丽堂皇的气质,实际上,这种名纸的历史也的确有着浓厚的皇家贵族色彩。不仅要选用最为精良的原纸,更需使用赤金、纯银等原料,有染色、施胶矾、涂粉、施蜡、砑光、描金银等20多道严格工序,失败率也高,造价高昂,非一般平民百姓所能承受。摄影/王兴亮

下车,车门在背后“嘭”地一声关上,有种时空交错,走进往日传奇的感觉。还记得上车前专家说的那句话:“今天,带你去看看纸的‘古典盛妆’。”

纸能有多“惊艳”?在我的印象里,那低调而平静的淡泊之色,那千篇一律的单薄纸张,只能是背景,是载体,是虚位以待艺术降临的空白者。然而,当我们走过曲折的小道,终于在巢湖边一座宁静的乡村里看到“她”时,我不得不承认,我被打动了。金色的晚霞折射进房间,一位工匠正用纤细如发的笔尖,在一张正红色的纸上描绘着精美的金色龙纹。专家告诉我,颜料是真金,而复原制作的正是曾备受皇室贵族青睐的手绘描金粉蜡笺。

那次相遇宛如后花园中的一见钟情,离开后,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搜寻这“盛妆之纸”的线索。在古纸谱上,我找到了“她们”的身世——加工纸并非生来就如此光艳照人,最初动因是因为早期纸张质量较差,粗糙易洇墨而进行的进一步加工。而随着岁月流转,她们的美和风韵,不仅征服了皇室,更为文人墨客津津乐道。

可以这么说,加工纸与原抄纸的关系就如同盛妆佳人与素面女子。“她们”是在传统手工纸基础上经过染色、涂粉、施蜡等“妆扮”而制成的纸张,因不同的妆容,其芳名流转让人目眩——薛涛笺、云蓝纸、鱼子笺、泥金纸、流沙笺、羊脑笺……

责任编辑 / 陈惊鸿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