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告诉你:远古神话 并非虚构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2年第06期 作者: 孟繁仁 孟文庆 

标签: 山西   文化地理   历史地理   

提起中国古代的神话传说,不能不说山西。这里既是“中华民族伟大母亲——女娲”的主要生活居所;也是著名的“三皇”——太昊伏羲、神农炎帝、轩辕黄帝相对集中的活动舞台;以及唐尧、虞舜、夏禹的帝都(平阳、蒲坂、安邑)所在。其他众多的神话人物如蚕神嫘祖、农神后稷、狱神皋陶、乐祖师旷以及蜚廉、造父等等,也在这里留下了无数的遗址遗迹和动人传说。可以说,三晋大地就是一个巨大而丰富的中国古代神话博物馆。
大禹治水
传说中夏门镇(今山西河津县龙门)是霍山山脉与吕梁山脉的交汇处,也是黄河支流汾河南流的“瓶颈”,由于隘口狭窄此地常常发生水患。后来大禹“劈开灵石口,空出晋阳湖”,以疏导之法解决了这个大难题。山西人民感其恩德,纷纷盖庙建祠为其树碑立传,留下了那那段 “三过家门而不入”的佳话。
女娲造人
在山西临汾吉县的柿子滩发现了表现生殖崇拜的女娲岩画,万荣后土庙又是“女娲抟土造人”的圣地,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巧合。无论是抟土造人也好,是女娲、伏羲兄妹成婚也好,至少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女娲造人的神话与山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神农尝百草
炎帝,号神农氏,是公认的中华始祖之一。虽然他不是出生在山西,但是在山西的高平、长子、长治等县留下了他无数的遗迹,尤以高平境内为多。炎帝曾走过千山万水遍尝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今天在高平的几个村子里还留有他用茶解毒的遗风。
山西万荣县后土祠的一座木楼,是后人为了纪念女娲抟土造人、炼石补天的“汾阴”而立。汉武帝巡幸到此作《秋风辞》一首,此楼因而得名“秋风楼”。(樊永福 摄)

英国学者戴维·罗尔通过实地考察,以及对大量文献和考古证据进行的探索性研究,创作了两卷本《时间的检验》,剥去了层层神话的外衣,使深藏在《圣经》故事中惊人的历史真相最终展现了出来。

在1995年出版的第一卷《圣经:从神话到历史》中,罗尔指出了昔日考古学家们的一个谬误:在寻找能证明以色列人历史的考古发现中,他们虽然找对了地方,但却弄错了时间。经过缜密研究,他提出了一个新的历史年表,从而为《旧约》中诸如约瑟、摩西、约书亚、扫罗、大卫、所罗门等人物的真实存在找到了惊人的考古证据。他走遍中东各地,进入库尔德斯坦和阿塞拜疆腹地探险,还到巴林群岛考察,并三次深入埃及东部沙漠。在出版于1998年的第二卷《传说:文明的起源》中,他带领人们循着亚当后代迁移的足迹,从伊朗西部扎格罗斯山中的伊甸园,进入史前苏美尔的沼泽。在美索不达米亚的史诗中,他让人们看到了大量能够证实《创世纪》故事的证据:他找到了巴别塔的原型;他证明了《圣经》中的大洪水是一个真实事件;他还找到了挪亚方舟停靠的地点——朱蒂山……这一系列的重要发现在德国召开的一次“语言和知识学会”年会上公布后,令听众们激动不己。

当我在灯下读着戴维·罗尔这些一点儿也不枯躁的考古论文时,我不禁想起了中国的神话和传说。女娲补天、大禹治水、精卫填海、愚公移山,那些让人津津乐道的神奇志怪故事,是否也如同亚当夏娃的伊甸园一样存在着某种真实历史的影子呢?不由地,一颗久已尘封的求知之心被触动了,我一步步走进了那几乎已被成年人淡忘的神话世界。

为什么要从山西去追溯神话的源流?并不是因为我自己是山西人的缘故。实在是因为这块土地所蕴含的东西太丰富、太细腻了。除了上面提到的女娲、大禹、精卫、愚公,还有神农炎帝、轩辕皇帝、伏羲、后稷等等,简直数不胜数。可以这么说,在我们儿时听姥姥奶奶讲过的大部分动人的故事和美好的传说,几乎都是从这里流出来的。不过我第一个想要去追寻的,就是女娲炼石补天和抟土造人的故事。探究自己的生命本源,大概是每个人生而俱有的一种本能吧。

责任编辑 / 马明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