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人家
他们正在远离“喀斯特式贫困”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1年第10期 作者: 李小波 

标签: 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   恩施市   地质地理   文化地理   峡谷   

居住在西南喀斯特峡谷地区的人们,虽然生活在美若画卷的自然环境里,自古以来却一直面临上山缺水、下山缺地、生活在半山腰缺水又缺地的窘境,长期饱受生活上的困苦。让我们走近生活在贵州花江大峡谷、湖北清江大峡谷等西南喀斯特峡谷地区的人们,看他们是如何逐渐改变他们的生活、摆脱“喀斯特式贫困”的。
贵州北盘江大峡谷野钟段
野钟段是北盘江大峡谷最险峻地段,山峰虽然平坦,但峡谷十分险峻,站在高处向下望去,顿有望而生畏之感。在峡谷的高处有一些台地,人们开出了梯田。由于今年天旱,到了6月当地百姓才开始春耕。摄影/朱德贵

峡谷,在人们心中历来是偏僻险峻之地,喀斯特峡谷,更是怪石嶙峋,山陡水险。对早期人类而言,喀斯特峡谷中滩多水急、山高坡陡,以采集和渔猎生活为主的他们,在此难有舟楫之利和立足之所;在农耕社会,喀斯特峡谷地区缺水和土地少且贫瘠的现实,同样不适合居住。因此,古今少有人把喀斯特峡谷与人类生活的多彩联系起来。

乌江大峡谷重庆龚滩段
龚滩地处重庆酉阳西部,与贵州沿河土家族自治县邻界,是乌江山峡流域著名险滩之一。龚滩西岸,悬岩高耸,直插云天,东岸坡势较缓,龚滩古镇就建在其上。古镇上的明清古建筑和土家族的吊脚楼,与险峻的峡谷一起,构成一幅精彩的画卷。

广西环江大峡谷,
寻访黔桂古道遗韵

在喀斯特地貌集中的广西,处处皆风景,驾车的途中随时会有惊喜,要不是高速公路的限制,摄影家们一定会频频下车,流连不前。现代交通建设可以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但古代交通只能利用自然地形,因山就势穿行。在寻访喀斯特峡谷的过程中,听说环江大峡谷有一条连接广西与贵州的古道,我和摄影师以及同伴立即驱车前往。

广西历史时期地处偏僻,交通不便,至秦始皇统一中国,广开的驿道相当于今天的“高速公路”。随着秦国统一岭南,郡县制设立时,在广西、广东设桂林郡、象郡、南海郡,《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筑长城及南越地”,将修筑到南越的驿道与北修长城相提并论,表明南北通道雏形乍现。经过西汉汉武帝、东汉光武帝对岭南地区的用兵及管理,南北水陆通道日益便利,至宋代,从广西通往湖南、贵州、云南的道路几成体系。由于环江地处广西西北山区,不在历史时期的南北和东西向的官马大道上,当代也没有现代建设的破坏,全长25公里的古道得以完整保留,只是“深藏闺中人未识”。

贵州乌江大峡谷黎芝峡段
黎芝峡是乌江大峡谷最险峻的段落之一,峡内滩多水急,峡谷很窄,不便行船,过去都靠纤夫合力拉船通过。黎芝峡的岩壁被江水千万年冲刷,裸露出崖石的纹理,上面还有一条明显的水线,是每年最高洪水位的痕迹,水线以下被水冲刷侵蚀的痕迹十分明显。

从柳州到环江,沿着高速公路到达刘三姐的故乡宜州,转道323国道,然后从桂西北重镇河池市进入连接环江的县道。得知我们考察古道,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旅游局的韦局长热情陪同前往。古道从广西环江县川山镇社村旧屯开始,直达贵州荔波县洞塘乡板寨村。8月的广西炎热无比,一行人向第一个关口硐坪关进发。进入山地前的农舍零星散布,屋后的清泉被引进石灰岩堆砌的鱼塘,给崎岖旱地里增添了一份景致。

责任编辑 / 周晓红  图片编辑 / 吴敬 刘乾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