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话藏族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0年第08期 作者: 马丽华 

标签: 西藏   湟中县   文化地理   寺庙   

在以文学、社会学以及人类学方式深入藏学24年之后,马丽华最想告诉我们的,是藏族与藏文化的由来。“以藏语文、藏传佛教和高寒地区大致相同的生活方式为纽带”,藏族人的所思所想,也许与我们没有什么不同。
2009年7月,青海塔尔寺的“晒佛节”活动期间,在塔尔寺内的广场上举行了跳神活动。喇嘛们戴上各种假面具,跳起各种宗教舞蹈,同时,喇嘛还要念经祈祷。这是塔尔寺一年一度表演宗教艺术的舞台,是人神联欢的盛会。 摄影/陈锦

从松赞干布(?—650年)祖父达布年塞开始,偏居于雅鲁藏布以南雅砻河谷的悉补野部落加快了北上扩张步伐。仅仅三代人时间,雅鲁藏布江中下游的三大支流拉萨河、年楚河、尼洋河诸河谷,连同西部的象雄、北方的苏毗诸地,尽皆收服。西藏高原空前地被统一,“吐蕃”作为地名和王朝名号,于隋唐之际首现于古代中国版图中。松赞干布身后百年,到赞普赤松德赞(741—799年)时期,吐蕃帝国走向巅峰,领地之广大,后世的藏文古籍《贤者喜宴》这样描述:“(赤松德赞)如太阳照耀人间,为直立黔首与俯首牲畜的主人;(吐蕃疆域)东抵昴宿星升起之地,即有万座城门的唐廷京师;南接轸宿星出现之地,立碑于恒河之滨;西与波斯接壤,北方直达于阗,控制世界三分之二地方。”

此论或有夸饰的成分,但吐蕃劲旅一度威震中原、中亚和南亚,却是不争的史实:从现今四川雅安、陕西凤翔、河西走廊、西域诸镇,直到喜马拉雅——喀喇昆仑以南,其前哨直抵兴都库什的“吐蕃之门”,都曾为大蕃范围。丝绸之路南下支线重镇,史称大、小勃律两国,现今巴基斯坦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地区,即是唐蕃争夺的古战场。其中巴尔蒂斯坦亦称“小西藏”,最近那里出土了一段藏文残碑,刻有“……祈愿天神赞普圣寿绵长,国政广大,最终证得无上果位,对我等以共同信仰养育……成就无上佛陀”字样,可作为公元8——9世纪为吐蕃统治达百年之久的佐证。

以武力称雄走向巅峰的同时,也是充满朝气的文化大发展时期。

松赞干布在位时,首创了拼音方式的藏文,首发了以藏文书写的律典政令;而蕃占期间(781—848年)的敦煌,汉藏译师们则以藏汉文互译了大量佛教经卷,《尚书》之类汉典文献也被藏文所译介。文治武功堪与先辈松赞干布齐名的赤松德赞,就像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那样,置身于征服的峰巅蓦然回首,在文化建设方面首建寺院和僧团,大力倡导慈悲佛教,并以行政手段予以推广,为后来藏族社会的改弦更张——具体而言,是改尚武为崇佛奠定了基础。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