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安的江南秦淮河与南京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7年第03期 作者: 叶兆言 

标签: 南京市   文化地理   河流   历史地理   

似乎江南的每座城都是从一条河开始的,南京也不例外。在作者眼中,秦淮河是打开江南的一把钥匙,河畔蔓延伸展开的南京城就是那扇门。这扇门在历史的沉沦与亢奋中被反复推开,门内是落败帝王们偏安休整的后庭院。
南京在历史上曾经11次定都,十里秦淮两岸一直人文荟萃、商贾云集。繁华之余,青楼茶馆也应运而生。里秦淮上“桨声灯影连十里,歌女花船戏浊波”、“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如今,时间已然磨灭了历史的许多痕迹,当年“妆楼”的临河小门只留下了一个。摄影/马宏杰

关于秦淮河,民国时有人写过一本专著,叫《秦淮志》。很多事都在书上写着,真想了解秦淮河,不妨找来看一下。对于大多数人,秦淮河知道个大概就行,有时候,知道得太多,反而更糊涂。

秦淮河很长,有里秦淮外秦淮之分。往模糊里说,秦淮河是南京的母亲河,南京的生生死死,都离开不了,它的演变代表着这个城市的发展。“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杜牧诗中的“秦淮”,究竟是里秦淮还是外秦淮,自古就有争论。一般人印象中,秦淮河可以简单地看作夫子庙最热闹的那一段,桨声灯影,它最光彩也是最不光彩的一页,便是“户户是花,家家是玉”。一个外地人来到南京,找一地方歇下脚,到处闲逛,只要是条河,那怕是个小臭水沟,也会情不自禁,联想这会不会是当年李香君出没的地方,迎面过来一个美眉,会猜这是不是金陵十二钗的后人。

历史上的南京是个水陆大码头,河道交错水巷纵横,划着小船,南来北往东逛西走,可以去任何地方。长江下游的城市都有这特点,江南江北都一样,都是在河道上做文章。可是惟有南京,成了整个东南的重镇,想想上海今天在全国这盘棋上的重要,就不难明白南京当年在华夏版图上的威风。想当年,也就是开埠之前,上海能算什么,不就是个小渔村吗?有人开玩笑说,自从美帝国主义厉害了,大英帝国也就日薄西山,可怜南京就是衰败的大英帝国,如今只能眼睁睁看着大上海的崛起,看着人家成为东方明珠国际化大都市。

今日大上海的繁华,与秦淮河历史渊源,已很少有人想到。都说旧上海是十里洋场,它的繁荣与洋人的租界分不开。很多人也许不知道,租界里的第一桶金,却是从南京秦淮河淌过去的。想当年,太平军一路从广西杀过来,江南的富户纷纷逃往上海租界,而此前这些有钱的阔老,最喜欢流连的风流场所,就是销金烁银的秦淮河。长毛来了,客户们跑了,洪秀全坐地为天王,又提出了全面禁娼,这一禁,娼妓们干脆也跑了,也跑到上海去了。事实的真相就是,阔老和娼妓携手把上海滩的经济搞活了。

责任编辑 / 刘晶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