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毛猩猩、犀鸟、长鼻猴
消失中的雨林“名角”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9年第02期 作者: 黄一峰 

标签: 生物地理   热带雨林   

东马来西亚所在的婆罗洲曾绵延着墨绿色海洋般的密林,这里环境独特,拥有山地雨林、淡水沼泽森林、红树林等7个不同的生态区,繁衍生长着红毛猩猩、长鼻猴和马来犀鸟等特有动物。然而,随着森林的迅速消失,这些曾经的雨林之主也正面临家族离散、家园丧失的危机。
红毛猩猩与大猩猩、黑猩猩一起,常被称为“人类最直系的亲属”。濒危的它们如今还有少量生存在婆罗洲和苏门答腊岛的雨林中。它们喜欢在树上吊荡玩耍,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然而,若在高空俯瞰今天的雨林,则会发现它们昔日的家园已经化作了大片棋盘般规整的油棕种植园。摄影/D.Robert Franz/C

“一看到我,它就开始发出类似咳嗽一样的号叫。它看起来是暴怒了,用前肢折断树枝扔向我,然后迅速消失在树尖。”在婆罗洲的沼泽地,英国著名的博物学家、地理学家和探险家华莱士曾这样记述了和一只红毛猩猩的相遇。150多年后的今天,我来到这座生长着神秘雨林和动植物的岛屿——婆罗洲(亦称加里曼丹岛,分属于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文莱三国)。当东马来西亚海岸的潮水退去,红树林满地的膝根结束了每天的“海水浸浴”,运气好的话,我仍能和当年的华莱士一样看到奇特的长鼻猴家族穿着它们典型的“白色内裤”(臀部特殊的三角形白色皮毛),甩着大茄子般的长鼻子,飞快地往嘴里塞着红树林的嫩叶,填着似乎怎么都吃不饱的“啤酒肚”。而当雨林的晨雾还在枝杈间飘荡的时候,一对马来犀鸟的闪亮登场足以打消你最浓的困倦,它们如精灵般鼓动着翅膀,黑色如火鸡大小的身体上顶着鲜亮的头盔,在结满果实的树上大快朵颐。奇怪,它们竟然用“头盔”在进食!仰头再细看看,原来那如交通信号灯般醒目的盔,竟是它们灵巧的大嘴巴。

这些雨林“名角”的家园,就是这片神秘的土地——没有四季,终年高温,炎热而多雨,相对湿度高达75%。每年4月到10月是旱季,11月到来年3月是雨季。在人类眼中很不“友善”的气候,却造就了这方土地的神奇——这里是地球上物种最丰富的地方之一。

婆罗洲热带雨林是地球上重要的基因宝库,它与一个名字、一条神秘的界线有着密切的联系。1858年7月1日,一个从此开始影响世界的观点——进化论在伦敦的林奈协会发表,这篇论文是由两个人署名的,一是达尔文,另一个就是上面提到的华莱士。这位对婆罗洲充满了激情的英国人在1854年到1862年的漫长时间里游历考察了马来群岛众多国家和地区,共采集了超过12万件的生物标本,成为他研究出物竞天择进化理论的源泉和基石。华莱士更进而提出一套“动物地理学”观念,他注意到婆罗洲与苏拉威西岛、巴厘岛和龙目岛之间,似乎存在着一条隐形的界线,虽然气候几乎相同,动物种群却迥然不同。他将这条界线东边称为“澳洲马来区”,西边称为“印度马来区”。这就是赫赫有名的“华莱士线”。东马来西亚所在的婆罗洲紧紧依在这条线的西侧,是马来犀鸟、红毛猩猩和长鼻猴等独特动物的家园,亚洲区风格明显,而就在华莱士线的东边,随着一道狭长深海峡的隔离,这几种著名的动物便倏忽消失不见,而打着澳大利亚区特色烙印的有袋动物家族的踪迹,开始在森林中逶迤交错。

婆罗洲(加里曼丹岛)拥有七个不同的生态区,是生物多样性的博物馆,有许多独有物种。
位于它东侧的华莱士线是生物地理学上的著名界线。线两侧虽然气候条件几乎相同,却因为地理因素的隔离(如深海峡)造成了动物种群的迥然不同,红毛猩猩、长鼻猴等属于西边,而东侧则出现了澳大利亚区的独特有袋动物袋貂等。
这里的雨林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除了砍伐,还有油棕园的大肆扩张。目前,森林面积只剩下大约一半,低海拔地区情况尤其严重。单一树种的油棕林看起来苍翠茂密,对这里宝贵的生物多样性而言却是巨大的灾难。制图/蔡博峰

红毛猩猩,会使用工具的森林之“人”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它掉了下来,就像有一个巨大物体掉落一样。它的头和身体完全与成年男人一样大!”这是华莱士记载的捕获红毛猩猩的情景。作为婆罗洲的著名动物,这位人类的近亲却命运多舛,它一直是国际宠物市场热门的动物,人类的所谓“喜爱”也正是它濒临灭绝的重要原因。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