驶去的镇远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4年第12期 作者: 朱健榕 

标签: 镇远县   文化地理   古城   

渡轮一次2角钱,2元钱的出租车费;它风景如江南般秀美,但新建筑却异常混乱。在河边,人们竟可以从屋里伸出垂钓的渔竿,但更让我惊异的是:这里从战国时起汇聚着各朝代的汉文化,也许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够与它相比。虽然它的五分之四已被粗糙地改造过,但余下的部分仍会让你感受到一段段真实的中国历史。一位历史学者说:有教养的人会喜欢镇远的。30年前阳河上已航运了上千年的古航道被终止了,军人又早已退出,于是这个有着军事意义名字的古镇——镇远也从中国历史舞台中悄然驶去。
从石屏山上看到的镇远城,阳河将镇远分为府城和卫城(对岸)。一列客运火车正在这条湘黔线上穿城而过,没做停留。
摄影/朱 彤

几年来古城镇远在我心中是一个谜,它有着2280年的历史,却在中国默默无闻。

今年夏日的一个早晨,我挤上了从贵阳东去开往玉屏并晚点了1个小时的双层空调火车。一位急匆匆赶来的青年坐在了我的旁边,一脸汗水冲我友好地笑着。青年告诉我,今天是他大学毕业后第一天上班报到,地点就在镇远。

一位从广州来的女大学生站在镇远著名的阳河景区的一艘游船上,感受着这里颇似三峡的景观。
摄影/朱 彤

“镇远成为历史旅游名城对我没什么好处。”知道我的目的地也是镇远后,青年饶有兴致地开始他一路上的谈话。“因为我要到那里买东西的话,一定是要贵一些喽!”他的解释让我觉得有些奇怪。他告诉我几个月前,他通过了贵州省政府组织的面试,从而成为中组部在贵州选送的152名优秀大学毕业生到乡镇工作中的一员。他说自己是学经济的,又是在中国商品经济最发达的浙江长大,然而现在他却要来到中国经济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工作,我有些感到出现在他身上的一种不和谐。“我的原则是:在不违法的情况下,什么时候都要衡量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为人民做好事是在自己能过上好日子的前提下。”他说到镇远工作对他就意味着是走从政的道路。

一路上他侃侃而谈,而透过他近视镜片后的那双眼睛却显出越来越多的欲望。“我喜欢现代化的高楼,因为我是农村出来的。”他给自己冲了一碗干拌面作为午饭。看着他大口吃面条的样子,一丝愈来愈大的疑虑出现在我的想象里:这位满脑装着经济学和浙江人思维,并很可能在未来镇远政府里充当要员的青年,将会是对那座有着2280年历史的古城怎样的一种意味?因为我现在仍然无法想象这座在上个世纪80年代曾被专家们认为是中国最有价值的古城之一,现在已经是什么样子了?

责任编辑 / 朱彤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