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参
一个只属于东北的传奇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8年第10期 作者: 王立纯 

标签: 生物地理   

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将人参入药的国家,第一个将人参加入化妆品的国家,东北产的人参也因产量之大博得了“世界人参在中国,中国人参在东北”的美名。但这并不意味着东北产的人参在当下的名气和创造的价值超过了高丽参、西洋参。东北的人参产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长白山地区是东北最密集的人参种植区域。从高空俯瞰,长白山脚下这一座座紧紧相连的参棚,好似一条条玉带镶嵌在绿林之间,与长白山融为一体。摄影/线云强

人参的拉丁名在希腊语中,意为“能治百病的灵药”,可见它的认知程度和普世价值。人参特别娇气,对环境敏感而挑剔,稍有不如意就要“自寻短见”。同时它又极其皮实,能耐得住酷暑严冬,甚至可以长期休眠,生而不长,故有百年树千年参之说。人参必须生长在阴凉、湿润、昼夜温差大的地方,要有山地缓坡,要有针阔混交林或杂木林加以屏蔽,要有肥沃干净的土壤,要有深浅适宜的地表植被……这样的地理条件,唯东北独有,其中以长白山为最,张广才岭、完达山麓和小兴安岭局部也适宜。

参生北国:历史与自然的必然选择

人参的分布格局原本并不是这样。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有咏参诗可证:“上党天下脊,辽东真井底……”,可见宋代中原大地也有人参,而且以山西上党参为最佳,辽东(泛指东北)的人参只是旁门庶出,上不得台面。当然,这是诗人的狭隘自大和汉本位观点。苏东坡死后不过20多年,徽钦二帝就被金军掳走,多种因素使人参迅速而决绝地跟中原告别,东北的大山莽林,反而成了人参最后守望的家园。

人们对人参的认识由浅入深,循序渐进。起初只是作为地方的土特产相互馈赠,后来随着中医中药的发展,人参的药用价值被慢慢认识,特别是经顶尖医师扁鹊、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接力式的强力推崇,人参不但走向极致,也被渐渐神化,几有扶危挽颓、起死回生的万能功效。

人参因其神功奇效而在劫难逃了。人们对人参趋之若鹜,汹涌的淘参热混乱而疯狂地泛漫着,千百年来未曾消减。历代统治者都把人参当做纳贡珍品,上层社会也将其列为优渥生活必备。所谓寸参如寸金,一参在手,可敌卿相,采参就成了脱贫解困最为便利的捷径。山林苍莽,盗采者如鱼入海,每年有数万人呼啸而至,渗透到长白山里如梳如篦如剃。很快,东北人参重复了上党人参的悲惨命运,离彻底灭绝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责任编辑 / 周晓红  图片编辑 / 张岳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