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桂花物种的守望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8年第03期 作者: 刘睿 

标签: 宝兴县   生物地理   林地   

“物之美者,招摇之桂”,中国是桂花的故乡,木犀科木犀属35种植物中,中国有24种。可数年前,国外一些植物学家认为中国已没有“非人工栽培”的野生桂花群落存在——这种妄断自2006年春四川宝兴县东拉山大峡谷“惊现”野桂群落之后,便销声匿迹了。东拉山的野桂本身充满谜团,极有可能成为中国木犀大家族的新成员,因此引起了本刊记者和摄影师的强烈关注。而今,值此2008北京奥运会即将到来之际,国际花卉协会桂花属权威专家、南京林业大学教授建议奥组委“采用宝兴野桂编制获奖运动员桂冠”的消息,把人们的目光又一次引向了那条偏僻的山谷……
4月下旬的宝兴东拉山大峡谷,弥漫着野桂的甜香。从我们驻地附近的玉镜海(海拔约1800米)向西眺望,峡谷深处武檀雪山的最高峰(海拔5338米)在层层叠叠的绿色中脱颖而出。这一带林木葱郁,有很多古老的珍稀物种,而宝兴桂花为群落中的优势物种,绵延十余公里,面积近万亩,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野生桂花群落。

假如没有人类的干扰,大自然本是绝顶唯美的魔术师。2007年4月末,一场淅淅沥沥的暮春之雨刚收,川西夹金山国家森林公园内的东拉山大峡谷又升起一阵山雾。大峡谷位于雅安市宝兴县陇东镇,从成都出发驱车至此不过两三小时,却是一处寂静的“深闺”:它地处位于邛崃山支脉夹金山的南部,由形如巨掌的五条山沟(赶羊沟、桂嫱湾、猫子湾、东拉沟、鹿井沟)组成,不但逶迤深邃,而且高差极大,过去交通不便,人迹罕至,仅有林场工人和偶尔进山砍柴的樵夫会有所涉足。

“由于地形的原因,宝兴在四川算是偏僻的地方,好比一处桃花源。”来自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的印开蒲教授告诉我。身着白色亚麻中式外衣的老植物学家浑身透露着与花草世界的和谐气氛,这次,他受邀为我们讲解眼前这所真正的植物迷宫。

东拉山大峡谷气候潮湿多雨,适于宝兴桂花的生长发育。据向其柏、刘玉莲等调查,这里的野桂树多分布在海拔1600-2200米之间,一般高度为8-10米,最高可达16米;胸径15-45厘米,最大可达一米。图即为一棵高约15米的野桂树的发达枝干。
图为正在该树下观察叶缘锯齿情况的成都生物研究所教授印开蒲(右)、本文作者刘睿(中)和本刊编辑尹杰(左)。

据说过去两个世纪以来,生物学家发现和正式命名的生物已超过150万种。但同时,平均每小时世界上都会有一个物种消失,每年有上万种生物离我们而去……我国是桂花的故乡——木犀科木犀属的起源和演化中心,木犀属共约35种,其中最大的一组20种,除了产于日本的“岛屿木犀”外,其余19种我国全有,而且多为“特有”。但是近年来,在我国,野生桂花群落已经非常少见,国外一些植物学家甚至断言我国已经没有“非人工栽培”的野生桂花群落存在——因此,2006年东拉山发现万亩野桂的消息才格外引人关注。

果实初为绿色,成熟时呈紫黑色,椭圆形,长1.3-2.2厘米,果期为8-10月。
图为正在伦敦丘园做研究的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曾宋君拍摄的“短丝木犀”标本。可惜,这不是当年威尔逊采集的模式标本,而是1971年丘园用威尔逊采回的种子栽培成活后的植株压成的标本。这份标本的档案记录表明,种子是威尔逊1910年10月在宝兴(穆坪)采集的。

山藏奇林树藏谜

任何地方的自然生态环境,都是所处的地理位置决定的。在四川盆地的西缘,大地好像突然抖动起一匹绸缎,塑造出南北纵列的一道道山脉,构成了横断山系,这是中国最为独特的“生物多样性”地理单元。虽然被称之为“横断山”,其实它在地质历史时期,一直都是生命的重要通道和物种的大走廊。当其他地区的生命因为地球的冷暖炎凉而难以存续时,在横断山峰岭攒动的怀抱里,因为山高谷深,大落差的植物垂直分布造就了丰富的生物世界,很多物种避居下来,并且演化下去,就像我们熟悉的大熊猫、珙桐……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