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里
生育药师吴乃根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4年第10期 作者: 张晓松 杨正勇 周丹 

标签: 从江县   文化地理   民俗村   历史地理   

古书上把侗族居住的地方称为“溪峒”。这是一座群山环抱的山间坝子,周围山峦叠翠,一条溪流从寨旁流过。山上林木繁茂,溪水清澈见底,“梯田”沿山层递而上。“梯田”是水边民族来到田土匮乏的山区以后的一大创造。自从侗族保护神“萨岁”母亲战死,侗族移居到了山区,因为土地有限,就把水田开到了山上,占里地方尤为突出。这里两山夹峙,在山、水和寨子之间,土地非常非常的少。老人们说,占里是一条船,山林就是水,田如果开得太多,水就没有了。
一些占里女人和孩子在她们的房上观看一个只能由男人们参加的祭祖活动。在这个祭祖仪式中,人们还要传授祖上的一些训诫,其中包括:不能让这里的人口过多。摄影/高 冰
药师吴乃根凌晨4点钟就上山了,这是她刚刚从山上采集来的草药。摄影/卢现艺

侗族的族源可追溯到古代的百越。但具体源于百越的哪一支系,众说纷纭。有人说,侗族是骆越的后裔,有人说,侗族是由“干越”发展而来,还有另一种说法认为,在春秋战国至秦汉时的“武陵蛮”中,就已经有了侗族的先民在内。虽然侗族没有自己的文字,但却有着丰富而独到的语言,这种语言使侗族人可以很艺术地将他们的历史藏在那些古老的传说里。

在从江县的银潭寨,一群兴奋的侗族青年正在一栋房子里准备聚会,他们中有穿牛仔裤的男孩和手拿相机的女孩,这一天是他们一年里众多节日中的一个。摄影/朱 彤
侗族、苗族和水族的村寨看起来颇为相似,用于建房的木料很快就会变成灰黑色,如果不是火灾,这些房子的寿命可在百年以上。在从江县,一个名叫大歹的苗寨建在了都柳江畔的一座高高的山上。摄影/卢现艺

在贵州的山壑沟谷之间走得久了,各种各样的奇风异俗见得多了,感觉就渐渐迟钝,任是怎样的瑰丽神秘,都摆脱不了一种司空见惯的疏淡与漠然。直到听人说起占里,一下子就又找回了久违的新鲜和好奇。一个隐藏在崇山峻岭之中名不见经传的小小侗寨,竟然会在几百年前就形成一套“适度人口”理论,而且如此强调并自觉地调适人类与自然之间的生存关系,实在有些不可思议。于是我背起行囊,沿都柳江顺流而下,然后弃舟登岸,上气不接下气地爬上高山,再连滚带爬地翻下山坡,正在大树间走得挥汗喘息之时,忽然耳边传来鸡鸣犬吠之声,原来,众里寻它千百度的占里竟藏在这密林深处。

在1970年的人口统计报表上,全村人口总数为729人。而到了1999年,占里人口统计总数仅为726人,比20年前还少3人,人口总户数没有增加一户。尽管,占里人民并不确知什么是“现代化”,也不了解“环境污染”和“人口爆炸”的真正内涵,但他们生活富裕,身体健康,精神充实,与大自然和谐相伴,是现代人梦寐以求而难得的世外桃源。

自古以来,在占里控制人口的传统中,渐渐形成了一套药物和手术治疗处理体系。除了有女人用的避孕药之外,占里也有男性使用的避孕药物,如果有了两个孩子,家庭中的夫妻就会很自觉地吃避孕药,老人们说,这种药物吃上一次就可达到终生避孕的目的。如果孩子不幸夭折,还想再生一个,占里人还有一种解药,帮助父母实现他们的希望。占里的药方极其保密,除了少数人之外,即使是占里本寨的人也浑然不知。

责任编辑 / 朱彤 黄秀芳  图片编辑 / 吴敬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