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柬埔寨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4年第04期 作者: 林乡 

标签: 柬埔寨   观点地理   

摄影/王彤

走在金边街头,满目的中国字让你感觉仿佛来到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香港。柬埔寨王国,从辉煌的吴哥时代起,一路走来,经历了长达几个世纪的外族入侵、殖民保护、越南战争以及红色高棉的动荡年代,直到最近5年,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和平。虽有肥沃富庶的水土,却为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无论是第一大城市暨首都金边,还是在吴哥丛林中发展起来的第二大城市暹粒,柬埔寨给人的感觉都是充满了矛盾:无序和有序,安静与嘈杂,发达与贫穷,开放与保守,快乐与悲伤,勤奋与懒惰……

说柬埔寨无序,到过这里的人都会明白:偌大的一个暹粒市只有一盏红绿灯;古迹旁无数的小孩在卖盗版书、明信片等纪念品或向游客讨钱;金边街头穿梭不断的摩托车和丰田皮卡:摩托车上可以横坐竖坐三四个人,皮卡上可以挤着20多个人还加上牲口、行李;警察卖警服;每天都会发生的摩托抢劫、盗窃等等。然而柬埔寨又处处体现了秩序。且不说吴哥古迹本身井井有条的规划及古代灌溉系统,吴哥保护区的整体建设也先进而有序。古迹的修复、标牌解说、专门为残疾人准备的厕所、居民区-古迹区-旅游市场区和具有国际标准的遗产保护缓冲区的建立使得吴哥每年成功地接纳几十万的游客。今日吴哥可以说是国际援助的产物。美国人修的路、日本人打的水井、泰国人建的酒店和忙碌在众多古迹上的各国古迹修复派遣队,这一切虽然没能改变吴哥人传统的生活方式和习惯,却给他们带来了各种新鲜的血液和生机。在整个柬埔寨,从建楼、建桥到清除地雷、铺设铁路,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几乎都需要援助才能完成。

1998年以来的联合政府把发展经济、消除贫困作为国内的首要任务,对外则奉行独立、和平、中立和不结盟政策,加强南南合作和区域国家合作。每年都会有来自不同国家的企业去柬埔寨投资办厂,帮助它的民族工业;而且联合国、世界银行以及其他国家和组织拨给柬的无偿援助和软贷款也是不计其数。但是在1200万人口中每年有超过1/3的人一天的收入还不到1美金,还有数以千计的人为了维持生计偷渡去泰国求职或在街上乞讨为生。在广大的农村,人民居住在没有门也没有锁的高脚屋里,家里除了吊床和凉席,可以说没有任何其他奢侈的用品。柬埔寨本地的纺织业比较落后。虽然近些年建立了不少工厂来料加工国际知名品牌的服装,柬埔寨人大多数还是购买从邻近国家贩来的旧衣服,金边街头到处都是旧衣倾销店。即使在这样的状况下,柬埔寨人依旧还保留着传统习惯:Krama,棉制或丝制,在柬埔寨有着60多种的用法——防尘、防沙、防风、防太阳,围在头上、脖子上、肩上、腰上或腿上,可以做衬衫、短裤、裙子,可以用来抱小孩、买菜、盖枕头、床等等。对于游客来说,Krama代表着柬埔寨人灵巧的生活艺术,而对于很多高棉人来说,围上Krama就是一种他们种族的象征。

早在五六十年代,四、五星级的高级酒店就已经林立在金边、暹粒或西哈努克港的低矮建筑中。无论从设施、服务还是建筑风格上来说,酒店奢侈的外观和内容使得参观完柬埔寨的城市乡村后住进这里的人感觉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高级现代的旅馆或饭店静谧地坐落在平民窟里,让你觉得一切是那么自然且符合情理。殖民时代留给了金边三种已经根深蒂固的东西:人力三轮车、法式建筑和法式长面包。以黄、白为主体,带着浓郁异国情调的新旧法式建筑几乎占据了金边的各个角落。法式长面包已经成为柬埔寨人的主食之一,卖法式面包的摊贩布满大街小巷。除了法国之外,越南和中国近些年来到柬埔寨的移民以及各国的游客也带来了他们的影响。金边街头店面的招牌几乎全部都用三种文字书写:柬文、中文和英文。西方人开的咖啡馆沿着洞里萨河边散布开来,中式的餐厅更是触目皆是。 在这个无论从经济、政治还是生活层面开放得已经不能再开放的国家里,柬埔寨的妇女仍旧保持着她们保守的风格:侧坐摩托车、拍照时羞涩的躲闪等等。将近5年的和平给柬埔寨人带来了生活的无限希望。如果不是街头乞讨卖艺的残疾人和山区附近的雷区标志,游客很难理解过去的岁月带给柬埔寨人的重重苦难。和平的生活对于柬埔寨人来说就像罂粟一样甘之如饴容易上瘾却又来之不易。人们只能尽享和平的每一天,小心而又知足地接受上天恩赐或历史遗留给柬埔寨的一切。读懂柬埔寨,你就会懂得和平之于人,政府之于平民,法律之于公民的深刻意义。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