邛窑:改写中国的陶瓷史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3年第12期 作者: 席永君 张天琚 

标签: 邛崃市   文化地理   历史地理   

邛窑是四川遗址面积最大、烧造时间最长、出土文物最丰富、器物流散最广的古瓷窑,并被中国古陶瓷专家称作是高温釉下三彩和彩绘瓷的故乡。在中国陶瓷以“南青北白”而闻名的隋唐时期,邛窑就以釉色丰富、器型多样、工艺高超而称雄于世。邛窑先进的工艺对北方唐三彩、湖南长沙窑、安徽寿州窑乃至宋代各大名窑均有直接或间接的影响。然而由于多种原因,邛窑的辉煌渐渐被人们遗忘了。在沉睡千年之后,邛窑和邛瓷终于“一醒惊天下”!

现身于乱世的十方堂邛窑遗址

20世纪30年代中期的四川,真可谓灾难深重:时而洪水肆虐,时而赤地千里。风灾、雹灾、蝗灾,毒患、匪患、疾患,铺天盖地而来。为了镇压中国工农红军,国民党政府调兵遣将,陈兵于四川各地。或许是为了筹集军饷,或许是在老百姓身上已实在没有什么油水可刮了,于是,驻扎在成都、邛崃的军队将贪婪的目光投向成都郊外的琉璃厂古代窑址和邛崃城外的十方堂古代窑址。

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聚宝盆”。20世纪初叶,邛崃街市常有出土的邛窑器物出售,它们被收藏家视为至宝。消息不胫而走,各地古董商云集邛崃,使昔日静无声息的小小十方堂热闹非凡。时任成都华西大学古物博物馆馆长的美国人葛维汉在其著述中曾提到:“即使最珍贵的陶器,也被收集在篮子里,称斤论两地出售。”因为出土的器物实在太多,人们不独是“称斤论两地出售”,还把它们用来修建牛槽、猪圈、厕所,以至“嵌饰庐宇”。直到今天,仍有一段当年用邛陶碎片、匣钵、支丁夯砌的土墙屹立在那里。

1935年,陈国栋率军在十方堂窑址揭开了大规模非法盗掘的序幕。大概是军队严加保密的原因吧,陈氏的这次盗掘并不被人们广为知晓。1936年夏天,陈氏军队又在成都大肆盗掘琉璃厂窑址,而驻防邛崃的唐式遵军队则在十方堂窑址开始了更大规模的盗掘。

当时唐式遵在四川21军中任32师师长,本来驻军是保一方平安的,但唐式遵却命令士兵们抢劫性地挖起古物来。当时军民齐集三四百人,在军官的指挥下,夜以继日地向古代文明攫取。但见在铁锹、锄头的挥动之中,一件件精美的陶瓷器从地层中露出峥嵘。乱挖乱掘,使整个窑区几被翻了个个儿。省内的古董商来了又走,走了又来,生意火暴。唐式遵则把这些珍奇宝贝运到成都、重庆、上海去牟取暴利。那些五颜六色的瓷器,很快都变成了白花花的银元;还有许多色彩斑斓的瓷片,成了唐式遵和其他达官贵人美化公馆的镶嵌材料。

责任编辑 / 李雪梅  图片编辑 / 关海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