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条江厮守的民族——独龙族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2年第12期

标签: 文化地理   

独龙江圣洁、宁静、翠绿、幽远,是我国唯一一条一年四季清澈见底的江河。
由于大雪封山,他们每年有一半的时间无法和外界直接接触。
在独龙江水系上,他们创造了“桥的历史博物馆”。
他们曾经是山中矫健的猎人,他们与大山、与猎物有着天然的亲和。
摄影/陈海汶
时间/2008年10月
地点/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丙中洛乡双拉村小查腊寨

民族认定时间:1952年

李金明
土生土长的独龙族学者,现任云南省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独龙族研究学会会长。长期从事民族学和民族民间文学研究,着重研究独龙族。专著有《独龙族文化大观》、《独龙族原始习俗与文化》、《独龙族文学简史》、《高山峡谷独龙家》、《独龙江畔的独龙族》等。绘图/于继东

解读/李金明 摄影/沈醒狮

过去,独龙族妇女盛行文面。按照习惯,女子到了十二三岁时都进行文面,也就是表示姑娘到了嫁人的年龄。独龙族女子文面,同时也是为了防止外族掳掠。在历史上,外族人经常翻越高黎贡山到独龙江地区掳掠十二三岁的成年姑娘,为了防止被掳掠,女子到了嫁人的年龄就开始文面。这种情况,在独龙江北部地区更突出,文面习俗主要盛行于独龙江北部接近西藏察瓦龙地区的一、二、三村。如今,文面已经成了过去的习俗。
独龙族是古代氐羌系统的民族,属于汉藏语系藏缅语族,语支未定。独龙族自称“独龙”,有关独龙族的族源及其历史,汉文历史文献中记载较少。元代汉文史籍中称为“撬”。清代以后称“俅人”,傈僳族称独龙族为“俅帕”,藏族称独龙族为“洛”、“曲洛”。新中国成立后,1952年,根据独龙族群众的意愿正式定名为独龙族。
独龙族是我国55个少数民族中人口较少的民族之一,据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人口只有7426人,人口总数排在全国55个少数民族的倒数第三位。独龙族是云南省特有的7个人口较少民族之一,人口在云南省7个较少民族中排倒数第一位。独龙族主要聚居在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境内的独龙江河谷两岸,独龙族说是从“太阳初升的地方”迁徙到独龙江定居的。在贡山县北部怒江西岸的小查腊寨、西藏察隅县察瓦龙乡等地也有零星分布,此外还有散布于各省、市、区的干部人群,由此形成了独龙族的“大聚居、小杂居”的居住状况。独龙江地区是独龙族的唯一聚居区。独龙族是跨境而居的民族,境外主要聚居于缅甸北部的恩梅开江和迈立开江流域。
独龙族的传统服饰自然而朴素。据老人回忆,在古代,独龙族的祖先曾以树叶、兽皮作衣料,女子用树叶围下体,男子则披兽皮防寒。独龙江地区盛产细麻,不产棉花,服饰皆以细麻为原料,人们的衣着也极其简朴。过去,独龙族男子上衣披麻布一幅,将左肩一角与右腋下一角拉拢到胸前打一结,再把右肩一角与左腋下一角拉拢到胸前打一结。或者将麻布中间叠起来,一角从右腋下穿过背后从左肩上拉到胸前,另一角从左腋下穿过背后从右肩上拉到胸前与左肩上拉到的吻合打一结,这就是平常的男子上衣。有的披上较大幅的麻毯一床,挂右肩向左斜,这幅麻布晚上可作铺盖。下身一般穿麻布短裤,有的不穿短裤,而是在腰间系一条麻绳,胯下前后挂一挡布。独龙族女子上身披一床花纹麻布毯长至膝下,挂左肩向右斜,上衣无纽扣,皆以竹针贯穿之或打结,披脱自如。独龙江上游一带的女子下身不着裤裙,下游和江尾的独龙族女子下身围筒裙,与景颇、傣族和江心坡一带的独龙女子相同。独龙族男女小腿上都裹麻布绑腿(独龙语:“黑道尔”),用网带结之(独龙语:“勒木过”)。男女皆赤脚,无鞋袜。腊冬下雪时,上江独龙族男子外出狩猎或围猎时穿野牛皮自制的长筒鞋。
独龙族信奉万物有灵的原始宗教,部分独龙族信仰基督教。独龙族相信万物有灵,认为世上诸多事物诸如人、动物、太阳、月亮、星星、云雾、雷电、冰雪、洪水等都有灵魂。人和动物有两个灵魂即“卜辣”和“阿细”。卜辣是附以活人的生魂,每个人或动物只有一个卜辣。老人讲:婴儿一生下,卜辣就跟随降临。卜辣的身材、相貌、性情、品德及智愚与此人相同,人穿换衣服,卜辣也跟着穿换,人干什么其卜辣也干什么。卜辣累了,人也觉得浑身无力,昏昏欲睡。当天神格孟把某人的卜辣收回到了天上或其卜辣被某鬼缠住,人就会生病。人生病就要进行占卜探知病因,占卜算出其人的活魂“卜辣”不在身边,被某鬼拐走或被格孟收回到天上,就必须请巫师南木萨举行招魂仪式“卜辣鲁”活动。若不举行这种仪式祭格孟或者时间长了,格孟认为是对它不敬,就把其病人的卜辣杀掉或者给它的随鬼们吃掉。卜辣死了,其人就必死无疑。
独龙族居住的独龙江两岸,气候潮湿,雨量充沛,气温适中,水草丰富。大片的水冬瓜树和栎树林给黑木耳的生长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茂密的原始丛林中生长着数不清的野生菌,可采食的菌类多达几十种。半山腰一带还生长着重楼、天麻、虫草、贝母、黄连等名贵药材。密林中还有成群的野生动物,这些野生动植物都是独龙族重要的经济来源和食物来源。独龙族每年根据季节的变化进行采集和狩猎活动。采集和狩猎曾是独龙族重要的生产方式之一。由于独龙江地区的野生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种类繁多,因此独龙江地区被誉为“野生动植物的基因库和活化石”,也是由于独龙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持原貌,尚未被破坏,因此成为了“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的腹心地区。
在独龙族中,牛是富裕的象征。牛一般用以过年节时剽牛活动,耕牛还用以耕地。牛分黄牛和独龙牛。黄牛是老品种,独龙牛是从缅甸引进的新品种。独龙牛又叫大额牛,是一种尚未完全驯化的半野性良种牛。独龙牛面部较短而窄,额部宽阔微凸,角基部粗大向上渐呈圆锥状,两角向头部两侧平平伸出,微向上弯,公牛角长40厘米左右,角间距在100厘米之间,母牛比之稍小。被毛黑色或深褐色,四肢下部全白,有的头部或唇部具有白色斑块,体躯高大,髻甲较低平,四肢短劲、蹄小坚实,体前躯较粗重,肌肉发达,但末尾急降。整个身躯匀称,颈粗短,公牛脖颈肌肉发达,垂皮明显较黄牛发达,尾短。公牛站定时头部常常昂起,立姿彪悍。它的染色体基因介于野牛和家牛之间,主要靠野外放养。独龙牛喜群居,而且活动范围很大,一般散布在周长一百多公里,海拔在1500-3800米茂密潮湿的丛林之中。在我国的数量仅有三千多头,现已经列入云南省畜种的保护品种。
除了采集和狩猎,独龙族过去长期从事刀耕火种的山地农业,选一块山林,用刀或者斧头把树木砍倒,用火烧毁后种植苞谷、小米等农作物。如今由于在独龙江地区实施重大的天然林保护和退耕还林还草工程,独龙族响应国家的号召就放弃了维持几千年的刀耕火种的传统生产方式。目前还尚未适应独龙江地区新的生产方式,独龙族可持续发展面临诸多问题。
漆树和核桃是独龙江地区的经济林木之一,但种植面积不大,收入也甚微,无法完全解决农民的经济收入问题。现大面积推广种植草果,未来草果将成为独龙族的经济来源之一。
石磨是独龙族加工粮食的生活工具,有手磨和水磨。手磨独龙语叫“然塔”,每家都有手磨,属于家庭财产。磨面时,一手转磨,一手不间断地往磨孔里投粮食。水磨独龙语称“久木考”。水磨主要分布在独龙江中上游地区,每个村落至少都有两三座水磨。水磨是属于一个村寨集体共有的,不属于个别家庭或者个人,是集体共同的财产,水磨的维护也由集体共同负责。水磨是独龙江地区较为先进的加工粮食的生活工具,一般用以磨面,把小麦、大麦、苞谷、青稞及豆类等磨成面粉。水磨一般建在水流湍急而稳定,水位落差较大的台地上,或者建在自然水势或开沟引水至地势较高便于建筑磨房的地方,根据地势和水势建盖磨房。磨房内高约2米,面积约为14平方米。房内光线和空气流通较好。上世纪80年代以前,手磨和水磨普遍使用,90年代后,水磨逐渐被现代的电磨替代。

唯一一张没有使用闪光灯的照片

上山前,陈海汶没有听从同行摄影师的劝告,坚持要趁着天色暗下来之前把这一组独龙族的照片拍完。

独龙族的村寨坐落在山顶,上山的路只能步行,陈海汶需要把沉重的摄影器材背上山,他担心的倒不是道路崎岖,也不是族人的固执与为难,而是山上没有足够的供电。三个同行者中有两个放弃了,只有一位摄影师陪着陈海汶爬上了山顶。看见一间小铺子里正播着电视节目,陈海汶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进肚子里。当他们把器材架好,背景布搭好,闪光灯却无论如何也打不起来。陈海汶找来村民一打听,原来山上虽然有电,但电压极其不稳。整座村子使用一台自制的发电机,靠山间的溪水发电。水流大时,电压则强;水流变小,电压也会跟着减弱。在陈海汶的拍摄计划中,五十六个民族“全家福”的油画风格是必须一以贯之的,为了确保画面的品质,从光线、背景、道具,到每个人物的表情,都需要反反复复地协调与尝试。于是,在最终成稿的五十六个民族的照片中,就有了这张唯一没有使用背景布和闪光灯的独龙族的照片。

责任编辑 / 刘晶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