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选择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2年第03期

标签:

光总是使人愉快的,即便那些守候星空的人,也是为了寻找另一种光。在山东沂蒙山区,得益于天时地利,摄影师拍下了璀璨的星空(2号封面):天空似纯净的蓝色幕布,幕布四周缀满了疏密有致、明暗相间的繁星,中央最为夺目的,是众星拱卫的木星——它曾频繁出现在东西方的神话里,古罗马人以众神之王朱庇特为它命名。时值4月,地面上树木的“羽翼”尚未丰满,黑色的剪影显得遒劲而轮廓分明,这是公园的一角,这里常年都能观赏到繁星,浪漫的当地人于是为公园取名“星光湖”。公园的地底下还有一个喀斯特湖泊,因为萤火虫常聚集于此而有“萤光湖”的美称,似乎是对天上这幅胜景的回应。但这张暗含了东方哲学意味的照片,终究因为画面构图的不够大气而被淘汰。


地处四川省荥经县的新添古镇(3号封面)始建于清代,原是茶马古道上的重要站点。画面中央的坝子便是当年的驿站,镇上的百来户人家以驿站为中心,在四周井然有序地铺展开来,并将古镇的范围推向更远处的河流和青山。中国最好的传统就是建筑和自然完美融合,这在新添古镇有最好的体现。乡民对自然有直接的了解,向自然取材,尊重自然功法。可惜,关于古镇的话题有些陈旧。


4号封面呈现了海蜇惊人的美。它的顶端像是完美的华盖,下端则似发达的根须妆扮成的粉色地窖,藏在这两者之间最娇嫩、最精贵的部分,像是半遮半掩的寝宫。但它的极度漂亮,削弱了我们想要表达的主题:光。


只有1号封面恰当地道出了我们想说的话。一位天文爱好者在珠三角的罗浮山顶拍下了这张因为地球自转而划下的星星流动弧线。它们看似密集,其实不多,因为地面的灯火太过辉煌,快把远处的地平线烧起来了。灯火勾勒了城市的形状,和星辰一样使人心醉神迷。但是毕竟,电灯发明的历史不过100多年,而星空,早在此前几十亿年便已伫立此地。作为后来的客人,人间的灯火还是客气一点比较好,地面上再伟大的景观终将灰飞烟灭,唯有天上的银河才是永恒。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