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之路
从川到藏,那一路风花雪月的事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6年第10期 作者: 周伟 

标签: 康定县   巴塘县   文化地理   

我是怀揣着一些风花雪月的故事踏上川藏之路的,这些故事有些久远了,大都是故纸堆里翻出来的,我没有奢望能在旅途中还能找到关于他们的蛛丝马迹,倒是期望看一看交织着这些故事的风景有什么异样。当我结束旅程的时候,我发现这些故事的主人公没有一个是风花雪月的人,相反,正是他们,用生命累积起关于这个高原,关于一个民族,关于这条曾经艰险无比的道路那最感性的一面。
稻城央迈勇雪山。迷人美景所带来的愉悦心境,艰险的路途可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而这些都是在旅途中产生爱情的必要条件。摄影 /汪秉宁

朵洛姑娘的微笑和百年锅庄

康定距成都并不远,沿川藏线驱车大半天时间就到了。

成都今年遭受十年不遇的高温,很多人都跑到康定来避暑,以至于康定的街上汽车川流不息,人群也熙熙攘攘,俨然一个繁华的都市。折多河穿城而过,这个季节正是水量最大的时候,清澈的流水湍急而下,发出轰鸣,为这个城市日夜不停地伴奏,但真正让这个地方名扬世界的是一首情歌。

《康定情歌》源于康定城郊雅拉乡民歌中的“溜溜调”,又名《跑马溜溜的山上》。据一些老人的回忆,当时的歌词与今天的有些不同,其中还有个令人陶醉的传说:康定城有一卖松光(松脂)的藏族姑娘名叫朵洛,长得异常美丽,举世无双,康定人称“松光西施”。每天早上她都要上街卖松光,康定人只要听见她叫卖松光的声音,都要打开门窗探出头来,有的是为了买松光,更多的是为了一睹“松光西施”的芳容,而《跑马溜溜的山上》唱的就是朵洛:“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端端溜溜的照在朵洛大姐的门 ……”这可能是康定情歌最早的雏型了。

1947年,重庆青木关国立音乐学院学生吴文季到四川康定地区做军队的兼职音乐老师,在此期间收集到了《跑马溜溜的山上》,并由该院的教授江定仙配上钢琴伴奏,同时江定仙将曲名改为《康定情歌》。后来,女高音歌唱家喻宜萱最先将其唱响在国际舞台上,从此让世界知道了康定。

责任编辑 / 杨浪涛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