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河
托起西藏文明的“蓝色哈达”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2年第09期 作者: 崔士鑫 

标签: 拉萨市   水文地理   河流   

“红山矗立,碧水中流”(田汉话剧《文成公主》语)是对拉萨景观最贴切的描绘。雪域圣城从古至今都与雅鲁藏布江的最大支流——拉萨河息息相关。作者全程考察了拉萨河,将带我们一起穿越这条美丽的“蓝色哈达”。
绵绵吉曲,碧水西流
藏语中,拉萨河被称为“吉曲”,意思是“快乐河”。它从藏地神山——念青唐古拉山脚下发源,一路奔腾千余里;到了下游地带,拉萨河的河道越来越宽,水系也变得复杂起来。深秋季节,河岸边的草木被秋风秋雨染成了一片金黄。从空中望去,湛蓝的河水与金色的沙洲互相映衬,坦荡的河谷地带好似上帝在群山之间用如椽大笔描绘的油彩画。这一区域山脉多为溶岩地貌,故水流所含钙化物质比重极高,因此水流呈现出异常美丽的碧绿色。摄影/谢罡

第一次切实知道自己站在拉萨河边,是在曲水的聂唐寺大佛崖前。时间是在1995年冬天,那时从贡嘎机场到拉萨市区,要绕道雅鲁藏布江上的曲水大桥。在桥上便可以望见,冬日里湛蓝的雅鲁藏布江水,无语地在高原的蓝天白云下肆意游走。过了大桥不远处,就是拉萨河注入雅鲁藏布江的交汇处,但那时自己还没有分辨出东西南北,以为眼前绵延不断的碧水,仍是那条有名的雅鲁藏布江。

当我们到了大佛崖前,司机停车,大家马上下去拍照。但见山崖对面的水流煞是可爱,许多人便纷纷跑到岸边拍照留念,有人还大呼:“我到雅鲁藏布江了!”然而,同车的藏地人却提醒道,这是雅鲁藏布江的支流拉萨河!大家这才吃了一惊。这吃惊,主要是惊讶于这雅江的支流,竟然与干流一样宽阔、清澈、明丽,宛如一条蓝色的丝带在高原连绵的群山之间,优雅华美地铺陈开来……

一江碧水向西流

——感受绵绵“吉曲”的自然纹理

拉萨河在圣城拉萨一段,被称为“吉曲”。从现代藏文来看,可以译为“快乐河”或“幸福河”。不过,也有一种说法认为,拉萨河得名“吉曲”,是因为这一带古时候曾经生活着一个被称为“吉”的氏族部落。

话说这一路欢唱的吉曲,到了墨竹工卡一带,河流开始变得越来越狭窄,318国道也从这里开始爬上拉萨与林芝地区的分水岭米拉山。国道一路盘旋上去,眼前的拉萨河越来越细,慢慢融入到米拉山口附近的细小溪流中。所以,许多经过这一路线的人往往容易直观地判定:拉萨河发源于米拉山!

拉萨河水系流域图
群山屹立,玉带环绕
拉萨河是雅鲁藏布江最长的支流,流域面积32471平方公里,约占整个雅鲁藏布江流域面积的13.5%,最大的支流堆龙曲长137公里。拉萨河年平均径流量为60亿立方米,约为黄河的1/8。它从雪山间逶迤蜿蜒而来,一路铺陈开碧蓝如洗、旖旎柔美的身躯,宛如一条神圣纯洁的哈达,滋润着这片神奇的土地。去贡嘎机场路上,很多人常常将拉萨河与雅鲁藏布江混淆。图为拉萨河与雅鲁藏布江交汇处遥感图

我第一次从拉萨到林芝,就是这样认为的,车上的同行者,包括部分拉萨人居然也没有提出过异议。后来,我从那曲镇去往那曲地区的嘉黎县。甫入县境,但见一条气势磅礴、碧流滚滚的大河,从路北的莽莽原野之中呼啸而来,流过横跨河面的一座铁架桥,波浪滔滔地向南流去。问起这河流的名字,了解当地情形的人告诉我,这是麦地藏布,也就是拉萨河的源头!

拉萨河的源头居然在这里!第二次去嘉黎时,我专门让人驱车沿麦地藏布而上,到达神山念青唐古拉脚下的嘉黎县措拉乡。麦地藏布最初源头就在措拉乡境内的“澎错”湖,由念青唐古拉山的一条小山沟流出的水积聚而成。

到达措拉乡那天正值深秋,天气阴沉,怒号的秋风从湿地深处吹来,寒气砭骨。登上乡政府旁边的瞭望塔,但见黄绿相间的原野像一面厚厚的毡毯向远方铺开,接地连天。“厚毡”之上隐约可见反射着天光的大小湖泊,还有肉眼难以分辨的蓝色的龙胆花等植物。风声中,年轻帅气的乡长贡觉大声告诉我说:“夏季的时候,眼前这片湿地生机盎然。星罗棋布的大小湖泊,是各种鱼类和黑颈鹤、赤麻鸭等珍稀迁徙鸟类的天堂。到了冬天,这里就是白茫茫一片,强烈的暴雪还会造成可怕的白色恐怖,会使大批牧畜冻死、房屋倒塌。”

河滩湿地,水鸟云集
每逢冬春季节,拉萨河的沙洲及周边湿地成为众多候鸟聚集的地方。河滩之间夹杂着的一团团清冽的水,碧蓝如玉。一群群水鸟掠过平静的水面,激起了层层波浪,闪动着粼粼波光。拉萨河的湿地中,云集着赤麻鸭、黄鸭、斑头雁,还有被西藏人视为神鸟的黑颈鹤。摄影/徐波

仿佛是在验证贡觉的话,我纵目望去,在天地交汇处、茫茫云层下,连绵的群山刚到秋季就已披上了厚厚银装。这时候贡觉提醒我,那连片的雪山就是神山念青唐古拉,拉萨河源头就在山脚下。

神山之水流出了麦地卡,就形成了麦地藏布。河水向西南蜿蜒而下,到了嘉黎措多乡附近。此时南流的麦地藏布与东来的支流“麦曲”汇合,形成“色荣藏布”——“色荣”意为“树丛山谷”,流经植被繁茂地带。在嘉黎县、那曲县与林周县的三县交界处附近,又有一条从西面流来的“桑曲”(意为“暗河”)注入色荣藏布。在这一交汇点以上,是拉萨河上游,自此以下进入中游,开始称为“热振藏布”——河名来自河岸噶当派的古寺“热振寺”(“热振寺”意为“翘角寺”)。

热振藏布流向西南,在林周县境内的旁多乡附近,有一条西北方向的乌鲁龙曲与一条西南方向的帕曲汇入,而后整个河流转了一个大弯,开始流向东南。在这个三河交汇点附近,正在兴建西藏规模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号称“西藏三峡”的旁多水利枢纽工程。从三河交汇点开始,一直到墨竹工卡县的尼玛江热乡附近,河流又接纳了从东北方向的直贡峡谷内流出的雪绒藏布,这一段被称为直贡藏布。

从直贡藏布与雪绒藏布的交汇点以下,才开始被称为拉萨河。这段河道的总体流向接近于由东向西,在墨竹工卡县政府所在地工卡镇,接纳了从东面米拉山流过来的墨竹曲(就是常被误认为是拉萨河源头的那条河流),形成了“一江碧水向西流”的景观,直到曲水县政府所在地曲水镇附近,注入雅鲁藏布江。

孤独渔村,幽隐古刹

——探寻“千里长河”的人文密码

从源头到入江口,拉萨河仅干流全长就达551公里,堪称“千里长河”(这个距离不计算沿途汇入的支流长度)。这条千里长河在藏地之所以闻名遐迩,乃因她是西藏文明的“摇篮”。从上游到下游,那一处处如点点繁星、散发着古老气息的文明遗址和景观,让拉萨河变成了一条长长的、串起藏地历史与文化的玉带。

进藏后的每个周末,我常常招呼三两好友,或一个人驱车沿着拉萨河游走。不知何时起,就兴起了一个念头:拉萨河注入雅鲁藏布江的地方在哪里呢?于是,2011年春天一个阳光尽情泼洒的上午,我们一行驱车来到了入江口附近的一个小村落——峻巴渔村,来品尝这里有名的“藏家鱼宴”和独具特色的“牛皮船舞”。

这里采用的是藏地特色、用牦牛皮制作的牛皮船。用牦牛皮做船,除因地取材的因素——藏地牦牛,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藏地的河流多数是季节性河流,枯水季节许多河滩会裸露出来,河道不适用吃水较深的木船行驶;丰水季节河流湍急、险礁处处,木船很容易被撞散架。牛皮船是用牛皮绷在木头支架上做成,吃水浅,浸水后牛皮柔韧,不怕河流中的浅滩与礁石。只是,牛皮船仅靠两条木桨划动,动力不足,因此很难逆水行驶。载人载物顺流而下渡河后,得由船夫们将船拖上岸边,晒干后背负到上游,开始下一次水上旅程。峻巴渔村的人们,祖祖辈辈就靠这牛皮船为生。

峻巴渔村坐落在曲水县境内拉萨河与雅鲁藏布江汇合口附近一个半岛上,堪称“拉萨河口第一村”。该村落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藏地唯一世代以打鱼为生的村落——这在因宗教原因和传统习俗而极少食鱼的西藏十分罕见。这是因为,村子所在的拉萨河口,既不利于农耕、也没有大片草场,所以这里的人们只能“靠河吃河”,由此形成了独特的藏地食鱼文化。

山拥古刹,水映渔舟
拉萨河在下游纳入了几条大的支流。首先,拉萨河在墨竹工卡县县城接收了由东而来的墨竹曲;然后,前行到达孜县与林周县交界处的章多乡附近,它又纳入了澎波曲。这两条河汇合处对面的旺波日山上,矗立着藏传佛教格鲁派的祖寺——甘丹寺。“甘丹”的意思是“兜率天宫”。每年的藏历10月25日晚上,依山而建的甘丹寺上上下下,通明一片,如人间天堂。当然,白天俯瞰甘丹寺周围同样十分迷人,山下奔腾不息的拉萨河被沙洲分成许多溪流,好似一条条在山间飞舞的“蓝色哈达”。摄影/崔士鑫
在拉萨河注入雅鲁藏布江一带,建起的座座大桥,早已让牛皮船没有了用武之地。但是,汇入口附近有一个奇特的以打鱼为生的峻巴渔村,至今村中渔民的打鱼工具仍是牛皮船。摄影/马宏杰

从拉萨河口上行30公里左右,可以看到河岸边有一座正门朝向拉萨河的小寺庙。我第一次来这座小庙时,向寺中僧人询问庙名,他们告诉我这里叫“卓玛拉康”。我在脑海中搜索了半天,似乎没有什么印象。后来读藏地史籍才得知,这就是有名的“聂唐寺”——藏传佛教“后弘期”最有名的来自古印度的佛学大师阿底峡驻留和圆寂的地方。

沿拉萨河溯流而上,这种记载着藏地重大事件的景观比比皆是:拉萨以东的达孜县有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所建的“黄教第一寺”甘丹寺,矗立河岸高山之上,俯瞰拉萨河谷;再向前,墨竹工卡县境内有吐蕃王朝创始人松赞干布的出生地“甲玛沟”;距直贡藏布与雪绒藏布的交汇点不远处,有藏传佛教直贡噶举派的祖寺——直贡寺。

直贡藏布一段极少有人细细走过,因为它处于念青唐古拉山的崇山峻岭中,路途艰险难行。游览热振藏布时,我首先翻越了高耸在拉萨以北的恰拉山,下山后就是直贡藏布的起点旁多乡所在地。站在缓缓流淌的热振藏布边放眼看去,草短无树,一片牧区风光,与拉萨河下游景观反差很大。尤其到了秋冬季节,风来沙起,颇觉苍凉。然而到达林周县唐古乡附近的山谷时,忽然间可以看到前面的山坡上满是郁郁葱葱的墨绿色柏树,有的如铁剑参天,有的似盘虬卧龙,令人惊讶不已。从柏树林中隐隐露出塔尖的寺庙,就是阿底峡的著名弟子仲敦巴所建的噶当派主寺——热振寺。热振寺虽地处深山峻谷之中,却一直是藏地远近闻名的古刹。那一片传说是阿底峡大弟子仲敦巴“寄魂树”的古柏林,曾让多少藏地修道者徘徊不去。

填埋“卧塘”湖,修建拉萨城

——松赞干布改变了拉萨河流域

严格说起来,拉萨城就建在拉萨河上,正如有一首歌所唱:“圣城拉萨何处建?拉萨建在湖泊(拉萨河水形成的卧塘湖)上。”发祥于山南雅砻河流域的吐蕃部落,收服了雅江北岸的苏毗部落后,就把统治中心北移到了地域更为辽阔的拉萨河流域,时为松赞干布的父亲囊日松赞时期。至于松赞干布,就出生在拉萨河边的小支流——甲玛沟中。

富饶河谷,文明摇篮
从松赞干布时代开始,拉萨河谷开始成为西藏文明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拉萨河谷总面积约1.6万平方公里,养育了大约60万人口,是西藏人口密度最大、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拉萨河水浇灌着河谷中50多万亩良田沃土,与年楚河谷、雅鲁藏布江干流谷地并称“西藏三大粮仓”。拉萨河谷土地富饶、充满生机,与藏北地区的高寒景观形成了鲜明对比。摄影/徐波

公元6世纪末,吐蕃开始致力于经营拉萨河流域。到了松赞干布时期,人们向拉萨河下游继续寻找,终于发现一片原名“吉雪卧塘”的地带——这里地势宽坦,平如掌心,中间还有左右分离的小山(即今布达拉宫所在的红山和对面的药王山),适合于修建王都。

松赞干布修建宫殿、寺庙、民房、道路等,这一切都是在改造拉萨河的基础上完成的。下游河谷尽管平坦宽阔,却是河水经常肆虐的地方。至今,生活于拉萨城的人们都知道,平日拉萨河宛如慈母般温顺、祥和,用乳汁滋润着山林和田野,孕育出西藏经济最为发达、人口最为密集的核心地区。但由于流域内许多地方是高寒地区,那里山体裸露、植被稀疏,雨季常常有洪水袭击。

历史记载,拉萨河流域曾发生过无数次大洪水。只在最近500年中,大水就曾4次淹没拉萨城区,甚至只有乘牛皮船才能进入大昭寺附近的八廓街。一直到西藏民主改革时期,今天由大昭寺通往布达拉宫的路上,还时常会变成一片沼泽地带。

松赞干布时期,藏族先辈对水害的治理已经有了比较丰富的经验。他们通过“高地蓄水为池,低地引水入河,旱灌涝排”措施,改善了辫状水系所造成的湖沼遍地局面。填平卧塘湖建大昭寺时,他们首先“改吉曲河,流向卜瓦洞”,使湖水逐渐干涸;然后用白山羊驮土,将这个大湖完全填平。在利用拉萨河、防止水患等方面,松赞干布时代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因此,他不但启动了拉萨城的建设,也彻底改变了拉萨河的面貌。

高原圣城,雪域天府
在拉萨建城之初,文成公主对拉萨的地势有过一段精彩的描绘:“东方山岭起伏,状若猛虎将跃;西方两山夹谷,恰似雄鹰展翅;南面流水迤逦,形如青龙盘旋;北面岭叠坡缓,活像灵龟爬行。”这特殊的地形使拉萨成了四季如春的福地,给拉萨带来了温和湿润的气候条件,使之成为高原上适宜生存的宝地。从城北高山向南望去,布达拉宫、药王山、大昭寺等地标建筑一览无余,就连拉萨河中的太阳岛、仙足岛也清晰可见。因为有拉萨河的孕育,拉萨城得以成为雪域高原的“天府之国”。摄影/徐波

拉萨河从雪山间逶迤蜿蜒而来,在圣城拉萨脚下缓缓流过,宛如一条圣洁的蓝色哈达环绕着雪域圣城,滋润着这片神奇的土地。在拉萨河边生活过的每一个人都不能不对她产生深深眷恋;而离开拉萨河的人永远也割不断对她的那份情思。

责任编辑 / 马子雷  图片编辑 / 孙毅博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