牦牛:属于青藏高原的图腾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4年第10期 作者: 税晓洁 

标签:

外表狂野,内心温和。在青藏高原,你能听到无数关于牦牛的故事。它们代表着高原的气质与规则,成为解读高原民族生活密码的钥匙。
牦牛是青藏高原上的方舟,在高寒草地生态系统以及藏族人的生活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春耕的牦牛全身会披挂彩毯布穗,脖子上系着洁白的哈达,头上红缨摇曳,千百年来,牦牛也是高原居民的主要运输工具。在牦牛众多的称谓中,有一个爱称叫—“诺儿”,也就是宝贝的意思,可见高原居民对其的钟爱。
摄影/普布扎西

牦牛是青藏高原最常见的物种之一,不管是家牦牛还是野牦牛,初看起来,一群群或一只只,行动缓慢,沉默,给人一种木讷的感觉。

我对牦牛的最初印象来自多年前初次入藏地写生,在一片繁花似锦的草原上,我不知深浅爬上了牦牛背,没想到这个黑家伙立刻狂奔起来,把我猛摔了下来……晚上坐在牛粪火旁,不禁感叹,这牦牛与内地的黄牛、水牛竟是如此不同。

属于高原的牦牛自有其不凡身手。它们的皮肤比较厚,全身着生长而密的粗毛,能适应高寒地区的恶劣气候。它们有极强的采食能力,舌端宽而有力,牙齿硬而耐磨。既能卷食高草,也能啃食矮草,还能舔食浮草。遇到下雪,能用蹄子刨开积雪或撞开雪堆。它行动敏捷,高山险路和陡坡都不在话下,沼泽地也能熟练应对。图为英姿飒爽的野牦牛,由于过度猎捕,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它们的分布范围和数量都大大减少了。
摄影/葛庆敏

后徒步长江,在青藏高原牧人帐篷的牛粪火旁,喝着酥油茶,目睹人们用牦牛毛做衣服和帐篷,用牛皮做鞋做马鞍甚至造船,用牛角做容器,喝牦牛奶,吃牦牛肉,烧牦牛粪……才认识到高原民族的日常生活,从内到外,须臾不离牦牛的影子。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它们,高原民族该如何生存。

2006年7月,我们在长江南源当曲漂流,一头巨大的花牦牛据守在水边,体型几乎是一般家牦牛的两倍,顶着一对大尖角,目光灼灼,一时间,我们辨不清那是家牦牛还是野牦牛。河很窄,漂着漂着,眼看就要贴上了。船上的人颇为慌乱,我忙轻声招呼大家都停桨不要动,大伙依言静观,水波不惊,橡皮艇缓缓漂过大牦牛的脚下,它稳若泰山,一动不动地看着我们远去,极有风度。那天是我们漂流的第一天,沿途遇到的动物都较胆怯,船稍靠近就飞奔离去。那头身份不明的大牦牛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像是高原派来的使者,目送我们的启程。

责任编辑 / 陈惊鸿  图片编辑 / 马宏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