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捷砚:林芝让我对“航拍” 有了新解读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4年第10期 作者: 田捷砚 

标签:

我的摄影生涯已有30多年,专注于航拍摄影也有近20年了。20世纪80年代末,我正式开始涉足航拍摄影,1994年,我首次跨省区航拍——从四川进入青藏高原拍摄。随着海拔高度逐渐攀升,高原地貌像油画一样进入视野——我被空中看到的西藏大地迷醉了。藏东南林芝与青藏高原腹地不同,受暖湿气流影响,高原的苍黄表现得并不明显,尤其在雅鲁藏布江两岸,比南方丘陵地区更浓绿。

林芝地区波密县的易贡乡,位于一条西北—东南走向的河谷中,是一处天然的森林公园,生物多样性极其丰富——这里的自然带可以从山顶的冰川到深谷里的亚热带森林,比四川贡嘎地区还多一个自然带。从空中拍摄易贡绿色峡谷,天上、山中、谷底美景尽收。
1969年生,以航空摄影(俗称“航拍”)闻名业界,20年时间里致力于航拍西部大地。

第一次航拍林芝,差点出了意外。飞机有时下降得非常快,平均一秒钟下降一百多米。到了原始森林和峡谷地带,一股猛烈的暖浪扑面而来,让我们猝不及防。起飞时,我穿着棉裤,没想到突然从“冬天”进入“春天”,甚至接近了“亚热带”,衣服不一会儿就湿透了,相机镜头早已被水汽蒙住。当时定位技术不像现在这样发达,路线常常被云雾阻隔,飞机差点撞在附近一个山头上,惊出我一身冷汗。

“全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城”,一度几乎是外界对墨脱的仅有认知。随着雅鲁藏布大峡谷名气越来越大,位于大峡谷核心地带的这朵美艳之花(墨脱,在藏语中是“花朵”的意思),逐渐被揭开面纱——它的周围水如玉带,山如绿帐,县城就安静地坐落在绿色
山坡之上。

不知不觉,我又往这里飞了好几次,找到了适应此地环境的“拍摄指南”:从海拔较低的地方出发,先让镜头“感受”温暖地带,然后逐渐往气温较低的地方拍摄。简言之,航拍时,相机可以“先热后冷”,却不能“先冷后热”。林芝的四季都是五彩缤纷的,冬天也可拍到春色。要将这种立体的美景全景展示,没有比航拍更好的拍摄方式了。

从墨脱县城向西南行进约30公里,印度洋暖湿气流影响更为明显,这里就是全县人口最多的乡——背崩。在背崩乡的雅鲁藏布江北岸,甚至出现了热带的
茂密丛林。

2005年10月,林芝的南迦巴瓦峰在《中国国家地理》“最美山峰”评选中列第一名,当时选用的照片就是我的航拍片。此后,我又有20多次航拍林芝,有时一天就要飞4次。如今,航拍渐渐成为一种摄影潮流,但也存在着一些误解,比如“航拍”常常被理解为“空中俯瞰”。其实,飞行器只是一个平台工具——人在飞机上可以俯拍,也可以平拍、仰拍。在林芝的高山峡谷间,我越来越多地使用仰视拍摄——同样仰角的仰视,高空中的仰视跟地面仰视看到的景色、建构的画面是截然不同的。在平阔的高原或平原上,仰视的航拍很难实现,但在林芝,大有用武之地。我认为,这样的拍摄视角,让航拍回归朴素、重回现实。这样,航拍可以试图建构一种新的拍摄维度。

南迦巴瓦峰是林芝地区第一高峰,也是喜马拉雅山东段最高峰,山下奔流着雅鲁藏布江及其支流。图为墨脱县格当乡境内,附近河流切出了一条南北走向的沟壑,随着河流南下,远方的雪峰渐行渐远,扑面而来的是两岸的深丛密林——这就是神奇的林芝,一张照片可以看多个季节的景色。

林芝不仅是我的航拍摄影对象,也潜移默化地更新着我的摄影观。明年,我将出版以“我与林芝”为主题的新作,“空中仰拍”的作品将大量呈现其中。尽管林芝和我已经是老相识,但我们新的合作才刚刚开始。

责任编辑 / 马子雷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