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保节:正月里来拜干爹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4年第11期 作者: 萧易 

标签: 文化地理   

当干爹这个词在中国越来越有贬义色彩的时候,每年正月十六日,四川省广汉市却有一个“保保节”,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十二株明代古柏下,为孩子找干爹保护子女健康成长,至今已有300余年的历史了。在这个节日里近乎狂欢的喧闹与拉扯背后,却隐藏着中国传统文化的许多秘密。
2014年的保保节现场氛围异常地好,公园也做了大量工作,火红的灯笼,热闹的人群让这一年保保节成为历年中现场气氛最为浓烈的一年。房湖公园的人最多,也是拉保保的核心场地,小宝宝们就在这里等着自己的保保们被拉来。
摄影/余嘉

正月十五闹元宵,

正月十六“拉保保”

2014年正月,成都平原已从冬日里苏醒过来,草长莺飞,和风拂面,金黄色的油菜花染黄了天府之国的原野。农历正月十六日清晨,当中国其他城市已从新年的氛围里走出来时,一个叫广汉的西南小城依旧洋溢着浓厚的年味,大街小巷车水马龙、人声鼎沸,人们像解冻的河水,欢天喜地地从四面八方涌入市中心的房湖公园、金雁湖公园中。我来到房湖公园时,这里已是摩肩接踵、人山人海了。

这时,人群突然闪出一条通道,几个彪形大汉“押”着一个年轻人迎面走来,年轻人拼命挣扎:“要不得,要不得,我还没结婚,我是来耍的。”围观群众哄堂大笑:“要得!要得!”这个名叫李可鑫的年轻人回过头,向一个中年女子求救:“妈,妈,怎么办,怎么办?”中年女子一脸无奈地跟在后头,她那没结婚的儿子,马上就要当别人的干爹了。

图片中的小宝宝迎来了自己的保保,按照习惯他们还要给保保戴上小孩的帽子。准保保虽然扭动着身躯努力挣脱,但脸上仍挂着笑容,或许他也很享受这撕扯的过程。旁边的观众也在笑声中附和着喊:“认了嘛,认了嘛,这么乖的娃娃!”而在众人的嬉闹中,男子虽嘴里说着不合适不合适,但还是半推半就地抱起女孩儿,这就算是成了一对干亲。

这就是“拉保保”。每年正月十六,四川省广汉市以及周边中江县、罗江县、金堂县、安县、什邡市等地的年轻父母都会带着自己10岁以下的孩子到房湖公园物色“保保”,也就是俗称的干爹。20岁的李可鑫生得一表人才,年前从部队退伍回来,听说广汉的保保节,想来瞧个稀奇,没想到一到公园就被“盯”上了。他羞涩地接过自己1岁多的干女儿,“你们娘俩去我们家里看看,中午我们办招待,尝尝本地特产。”对方热情招呼着,原本不熟悉的两家人就这样结了亲。

原来拉保保只拉男士,从不拉女士,不知从何时开始,长相富贵有气质的女士也受到青睐,成为了被拉的目标,并产生特有的名字:拉保娘。也有小孩家长专门要拉一个保娘,即使孩子已经有保保干爹了。从几分钟前的不熟悉到一下子成了一家人,这就是拉保保的魅力所在。

拜干爹的传统,

在中国有着久远的历史

中国的节日纷繁复杂,包罗万象,很多人却从未听说有个“保保节”,它究竟有何渊源呢?广汉当地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清康熙某年的正月十六日,一对乡下母女进城游春,走到半路,倚在城墙旁的古柏树下休息。碰巧几个地痞无赖路过,见小姑娘生得水灵,就嬉皮笑脸地调戏起来。母亲见势不妙,拉着女儿就走,无赖不依不饶跟在后面,走到衙门口,母亲心生一计,对门口的衙役说:“请禀报大老爷一声,他的干女儿来看他了。”衙役进门如实禀告,州官颇觉蹊跷:“我来汉州(广汉古称)上任不久,怎么会冒出个干女儿来?”可转念一想:“平民百姓怎么敢到衙门来冒认官亲?必定事出有因。”遂随衙役出门一看究竟。

责任编辑 / 刘乾坤 康静  图片编辑 / 王彤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