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波密——奇人、奇景、奇事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5年第12期 作者: 单之蔷 

标签: 中国国家地理卷首语   

在波密,冰雪圈可以与生物圈如此亲密
波密最具代表性的景观是冰川和森林。岗日嘎布和念青唐古拉山在波密境内的山谷冰川,冰舌末端海拔低至2000多米,直接伸入郁郁葱葱的森林。与西部天山、昆仑山等山脉的冰川远离人类相比,波密的冰川与人更为亲近,雪山、冰川、森林、村庄亲密共存,构成了一幅极富层次的立体图画。帕隆藏布河谷南岸的丹卡村,海拔2700米,它南侧超过4000米的岗日嘎布雪山终年积雪,每年春季,粉红的桃花点缀在牧场与森林之间,多种色彩层次分明,美不胜收。冰雪不再是冷酷无情的生命禁区,它们和人类、和动植物如此亲近。摄影/谢罡

我写过一个新疆帕米尔高原上的县——塔什库尔干(简称塔县),我称之为:中国最牛的县。新浪博客把这篇文章放到了博客首页,点击率很高。看来大家对这样神奇的县还是很有兴趣的。其实中国这样的县还有一些。现在我又想起了一个——西藏林芝市的波密县。这两个县相距遥远,但喜马拉雅山脉把它们联系起来,让我打一个浅陋的比喻吧:如果把青藏高原比作一台电话机,那么手握的部分就是喜马拉雅山脉,话筒就是波密,听筒就是塔县,这两个县都坐落在海拔相对较低的河谷中,它们周围的山脉都已经进入了冰雪圈。

波密与塔县的不同在于,塔县树木很少,波密则森林茂密。波密的神奇在于:它既是我国雪山冰川最密集的县,又是我国森林最繁茂的地方。这两件事初看起来是很矛盾的,有冰雪就不应该有森林,或者说它们不能同时存在,但在波密,这两者确实是同时存在。波密是几大山脉的交会处,到处是山,但这些山都是一半是冰雪,一半是森林,几乎没有中间过渡地带,打个比方:波密是冰雪与森林十指紧扣的地方,这是波密最神奇的地方,其他稍逊之。

冰川相汇的场面很壮观
从飞机上俯瞰波密,雪山冰川延绵不绝。有数据显示,波密共有冰川2040条,总面积4382.5平方公里,占全县总面积的26.1%。波密是我国海洋型冰川分布最典型的地区,境内发现青藏高原最大的冰川群,称波密为冰川县一点都不为过。照片中的冰川,由两条巨大的冰舌汇流而成,大的冰舌上又有小的冰舌汇入。冰川前进过程中,发育了美丽的凸向下游的弧拱构造,同时,每两条冰川相汇,会使冰体和冰川沉积物相间分布,形成黑白分明的条带,画面中近乎完美的蜿蜒曲线,正是冰川的杰作。摄影/曹铁

我写波密,不仅因为它神奇,还因为它让我想起了几位我尊敬的人,这几个人都是奇人,而且都与波密有关。讲波密,通过他们几位的事来讲最合适了。但我这篇短文,对他们的故事只能每人讲短短的一段。

朗秋冰川,气势不输米堆冰川
朗秋冰川发源于帕隆藏布南岸的岗日嘎布雪山,属波密县松宗镇,在318国道南侧40公里处。它的规模比大名鼎鼎的米堆冰川更庞大,在318国道处只能看到冰川的十分之一。2012年6月,摄影师独自徒步两天,到达冰川脚下。沿途漫山遍野开满了黄、红、白、紫、粉等五颜六色的杜鹃花。尽管云雾遮住了山峰,只露出山腰以下的部分,但朗秋冰川的气势却无法被遮盖,巨大的冰舌如汹涌的洪水向着山谷奔腾而下。摄影/李国平

“冰川之乡”与专拍雪山冰川的摄影师李国平

李国平与波密冰川最亲近的人
他不是冰川学家,但对于波密的冰川,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他徒步走进波密的大山深谷,拍摄一条条无人涉足的冰川。为了探寻帕隆藏布(波密最重要的河流)源头的冰川,他徒步进入八宿县与察隅县交界处的冰川群。图为美西冰川和阿扎冰川之间的连接冰川,是一条还未被命名的冰川,当地向导和波密旅游局的人称之为李国平冰川。可以说,他是与波密冰川最亲近的人,透过他的镜头,冰与雪的魅力呈现在我们眼前,也得以让我们对冰川的了解更多一些。供图/李国平

有一位摄影师,四川成都人,名叫李国平。我们一起在西藏一些地方考察过,我发现他的一个特点,就是身体条件特别适合西藏这样的高海拔地区,当别人高山反应严重之时,正是他生龙活虎之际。记得那年在西藏八宿县的来古冰川,早晨起来,我们钻出帐篷,一眼就看到了对面山头上有一个红点,后来才知道那是李国平(他穿红衣服)在拍来古冰川,要知道那是在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从此我对他刮目相看。好像有特异功能,在寒冷的高海拔的冰川分布区,他像运动场上的运动员一样身穿短裤和跨栏背心,几乎赤膊走在冰川上。有一次我们在珠峰下的绒布冰川考察拍照,返回时,天已经快黑了,我们已经精疲力尽,实在走不动了……一个小红点出现了,我拿起长镜头一看,又是李国平,来接我们了,与其说是接我们,不如说是救援。

责任编辑 / 李欧  图片编辑 / 宋文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