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棱线:赏地球罕见冰川长廊
挺进克勒青河谷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16年第10期 作者: 郝沛 

标签: 地质地理   文化地理   

作为世界顶级的徒步线路,克勒青河谷徒步的难度超过了尼泊尔的安纳普尔纳大环线和巴基斯坦的K2峰大本营徒步。克勒青河谷位于“棱线”区域的喀喇昆仑山脉腹地,是中国现代冰川分布范围最大的区域。本文作者郝沛为本刊签约摄影师,他克服了难以想象的高海拔生存困境,在完成他拍摄难度最大、行程最艰辛的一次徒步之旅的同时,也欣赏到了中国最壮观冰川长廊的冷酷之美……
白天?夜晚!
亲睹冰川营地美妙夜色的人不到100位
一到晚上,加舒尔布鲁木冰川营地笼罩在一片清凉的月光之下,亮如白昼。营地离加舒尔布鲁木冰塔林只有1公里远,摄影师准备在太阳升起时,进入冰塔林拍摄。加舒尔布鲁木冰川发源于喀喇昆仑山两座海拔8000米以上雪峰——布洛阿特峰和加舒尔布鲁木Ⅱ峰之间的河谷中。这里极度缺氧,天气变幻莫测,深夜一场大雪就能使气温降至零下二三十摄氏度。
体验者 郝沛(文字)
《中国国家地理》签约摄影师,新疆人,是第一位徒步平均海拔4500米的克勒青河谷拍摄冰川的职业摄影师,前后4次,历时58天,在克服高山缺氧、风雪严寒等极端困难后,他说:“这是我30年摄影生涯中拍摄难度最大、经历艰辛最多的专题摄影。
体验者 汗斯(图片)
颇具嘻哈风格的自由攀登者,高山摄影师,第九届金犀牛最佳户外影像提名获得者。身为多家户外探险公司老板,他常年在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克什米尔等高寒地区,从事自己喜爱的户外探险,也曾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却仍然乐此不疲。
克勒青河谷徒步路线图(苦鲁勒村—特拉木坎力冰川)

我为什么要去克勒青河谷“受虐”?

夜深人静,我坐在摄影工作室里,一边喝着自己研磨的咖啡,一边聆听着音箱里传来的小提琴大师帕格尼尼演奏的随想曲。此刻,浪漫抒情的旋律好像又把我带回到那个空旷无际、冰雪苍茫的克勒青河谷。当我站在克勒青河边,目睹眼前雄伟的雪峰、壮观的冰塔林以及与我相濡以沫的昆仑驼帮,顿觉自己的渺小,不禁思绪万千……

在翻越阿格勒达坂进入克勒青河谷前,徒步者遭遇一场大雪。整个垭口覆盖在大雪下面,接近垭口的地方,雪深到膝盖,徒步起来非常吃力。不过对于骆驼来说,这么厚的雪不算什么,依然走得如同平地。翻越阿格勒达坂下山后,才算真正进入克勒青河谷,那里有4座海拔超过8000米的高峰以及众多光芒四射的冰川在迎接徒步者。

克勒青河是新疆叶尔羌河上游最大的一条支流(叶尔羌河又是塔里木河的上游),夹峙在喀喇昆仑山脉与阿吉里山脉之间,全长约210公里,平均海拔4500米,就像是一条流淌在云端的“天河”。克勒青河河谷,是攀登乔戈里峰(又名K2峰)北坡的必经之地。除了极少数从事极限探险与登山的人之外,外界很少有人听说过这条河的名字。

克勒青河两岸陡峭的山脉连绵起伏,河流流经的喀喇昆仑山脉是世界上最高大的山脉之一,平均海拔超过6000米,河谷周边有4座海拔8000米以上高峰,15座海拔7500米以上山峰。喀喇昆仑山主峰乔戈里峰海拔8611米,为世界第二高峰,被全球登山界公认为最难攀登的山峰。

李学亮 新疆摄影师、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每当夏季冰川融化,在雪山冰川的衬托下,克勒青河就像一条绸带在山峦中蜿蜒而下。克勒青河谷同时具备了西藏河谷的险峻和新疆原野的莽荒。徒步河谷,一方面可欣赏地球最美的冰川景观,同时也潜藏着很大危险。

深藏在喀喇昆仑山中的克勒青河由此发育了丰富的冰川资源,是中国现代冰川分布范围最大的流域。放眼世界,克勒青河谷两岸,就是一条罕见的冰川长廊。这里绝大多数冰川长度都在10公里以上。众多冰川犹如一条条蜿蜒的“玉龙”横卧在深山峡谷中,冰川末端融化的涓涓细流汇入叶尔羌河,养育着昆仑山北麓和塔里木盆地南缘的无数生灵。

责任编辑 / 雷东军  图片编辑 / 宋文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